網友以莊問:


城邦暴力團的女主角叫「紅蓮」,請問跟火燒紅蓮寺有關係嗎?


答曰:跟和尚是有關的,跟紅蓮寺則無關。


五代時有一僧,號至聰禪師,祝融峰修行十年,自以為戒行具足,無所誘掖也。


夫何一日下山,於道旁見一美人,號紅蓮。


一瞬而動,遂與合歡。


至明,僧起沐浴,與婦人具化。


有頌曰:


有道山僧號至聰,十年不下祝融峰。


腰間所積菩提水,瀉向紅蓮一葉中。


──見《侍兒小名錄》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張大春
  • 難上加難言簡意賅,僕真不能及也。
  • ^^難上加難^^
  • 這個故事似乎是心經"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佛學邏輯的公案化.
    以佛法的角度去理解,就是色空二元對立的銷解.
    然而如果以世俗的邏輯去解讀就亂七八糟了!
    --亂七八糟有亂七八糟的趣味,
    並沒有什麼不好,
    只是叉了道,
    成了另一條路罷了.
  • 張大春
  • 「無何」、「无何」是沒有甚麼「必解之義」,大概就是發語之詞。一般若要解,就解成「不久之後」、「沒甚麼特別的緣故」。在這裡,大概兩說都通。

    我們可以體會這個發語之詞的用法。一方面,說故事的人想要強調的的確是「過了一段時間、也沒甚麼大緣故」,然而從哪裡開始計算才是「過了一段時間」呢?又,「沒甚麼大緣故」又怎麼開始進行以下的情節呢?萬般無奈之下,只好「無何」、「无何」了。要直翻成可解的現代語詞,乾脆就解成:「話說────」
  • 北落孤鷹
  • 大春老師:
    謝謝您的答覆.
    因為我是學工及做工的
    看到物件先想的是結構合理性
    所以腦袋比較死.
    看到這則的故事
    覺得不可思議,
    當事者彷彿被記述者全程監看.
    謝謝關於頌及頌子的釋疑!
    又 夫何? 无何? 夫尒(爾)?
    是否語首助詞,無意義??
  • 張大春
  • 答無言:我手頭的木刻本如此,不敢擅改。君之所疑有故,估計是「无何」的訛字,唯未知確否。
  • 無言
  • 「夫何一日下山」

    「夫何」二字不知何解?
  • 張大春
  • 北落孤鷹網友:你好。謝謝你的質疑,你的質疑的確涉及了說故事與聽故事之間的一些「無形契約」的問題。

    此外,你的質疑很具體、很重倫常、也很明是非,並且也很合乎許多時代的現實邏輯、禮法與理念。

    不過,這故事似乎並不是在正面地呼應你關心的這些問題。我很喜歡這個故事的奇趣,所以把「紅蓮」借來作為《城邦暴力團》的女主角的名字。

    至於「頌」或「頌子」,在佛學因明辯論的領域是一個專有名詞,並不是說一定要有甚麼值得讚頌頂禮的內容才被稱為「頌子」;請查一查相關書籍。
  • 北落孤鷹
  • 大春老師:
    請教此歷史公案疑點:
    於道旁見一美人,...一瞬而動,遂與合歡。
    該美人顯然有問題,應是特種行業從業人員
    而且不講執業道德,不守行規
    否則不該是合歡.

    至明,僧起沐浴,與婦人具化。
    原先場景是道旁,有鋪陳野合之意,
    何以能至明---次日天明?
    美人何以為趁隙逃脫告官或呼救?

    僧起沐浴
    難道住進了客棧?否則光天化日
    出家人身份何能不恤人言?
    又豈敢挑戰社會尺度及律法?

    與婦人具化?
    若此事件只有天知地知僧知婦知
    何以有人看到具化?
    若是有他知者,
    推斷應該是被非執法人員活逮後
    做掉滅跡了的說詞.

    有頌曰?
    此事何以 頌 ?

    所以的此事記載
    對至聰禪師不公(事件真有假有?)
    應不能盡信.

    老師,我非找碴,是覺得古籍該文字記載很奇怪!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