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felixyu:有首詩,小學生都能朗朗上口的: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
天階夜色涼如水,_看牽牛織女星。

請問空格內應填入「坐」或是「臥」?


答曰:無論是尋常唐詩選、杜牧集、甚至王建集,我看到的版本都是「臥」。


「坐」字從何而來,愧我無知,還請賜教。唐朝還沒有普遍時興起交椅,臨几跏趺,不是我們今天慣稱之坐。高坐具要等到宋代才發達起來,一般在詩中用「坐」字(如:停車坐愛楓林晚)多取其「因為」之義;如「坐罪」之坐。至於這一首〈秋夕〉,坐看仰著脖子難受,實不如臥看。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遊民五十三號
  • 坐是坐而不走之意 如坐鎮的坐 臥就只是臥了 各位都是文字中人 有無標點符號 應無損文義 只需斷句即可 一篇文章被標點符號搞的支離破碎 更何況浪費了多少時間和紙張 順便在此大力提倡免用標點符號運動 用文字來表達意思 豈不高乎
  • 公冶長
  • 大春樓下說坐看雲起,看似簡單,實深見真功夫,值得網友再三深思體玩。
  • taquinas
  • 撇開"坐"字在唐時的語意不談, 其實我比較喜歡"坐看"

    因為"臥看"過於慵懶, 而"坐看"比較能勾勒出少女懷春, 忐忑難眠的情態.
  • 秋
  • 有關”臥”此字
    照說文解字 “休也。从人臣,取其伏也”
    “臥”本義是”伏”本來商文之”人””伏”有分別 但是秦篆無分別 我看秦篆是用”臣”表示”伏”之意義

    來看古例(禮記)
    魏文侯問於子夏曰.吾端冕而聽古樂.則唯恐臥 聽鄭之音.則不知倦
    此之意思則有合”伏”之意義

    “臥”之發音應是普卜切 ”臥”有另外一形”卧”即是表示此字是以”卜”為聲 (清語之"趴")
    若是照”臥”之本義 用“伏”之 欲看星則較困難

    另外 不管是”坐看”抑是”臥看”對此首詩之"抑揚頓挫”並無大影響 無"抑揚頓挫”之問題不是在”坐臥”之差 問題是出在 清語將入調字”織”唸作平調 若是將”織”唸作入調 "抑揚頓挫”之感覺自然則出來矣
    第二句之”撲”亦是入調聲 清語作平調
  • felixyu
  • 謝謝九印一章的資料。我看全唐詩卷五二四中,還不單是「坐看」或「臥看」,另還有「銀燭」或「紅燭」、「天階」或「瑤階」的可能性是吧?
    會請教「坐看」或「臥看」的問題,是因聽到某小兒拿著某讀本念唐詩念到此首,毫無抑揚頓挫的念「坐看牽牛織女星」,我心生納悶,不是「臥看牽牛織女星麼」?一時很是迷惑。突然想到大春兄「認得幾個字」,當然也「誦得幾首詩」,遂來部落格發問了。
    謝謝各位的回答,並謝謝大春兄以多重意義的對偶句來說明「坐」這個字。
  • 九印一章
  • 等著離開
    讀到了大春先生的新文
    於是順手為大春先生與提問的朋友查了一查
    以下是用「坐」而非「臥」的幾個出處:
    1. 賔退録卷一
    2. 說郛/卷八十四上
    3. 記纂淵海/卷八十一
    4. 萬首唐人絕句/卷二十六
    5. 古詩鏡__唐詩鏡/卷五十
    6. 樊川集/外集
    7. 存餘堂詩話

    選用「坐」卻也註記了「臥」字的有以下的例子:
    御定全唐詩/卷五百二十四「坐 一作 卧 看牽牛織女星」
  • 張大春
  • 答蓮荷鳥報讀者投書:

    您的唐詩三百首版本跟我的確不同。

    不過這一帖我想說的是「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我們知道唐人為近體律詩打造了非常完美的形式。尤其是五、七言八句之律,對偶句有許多講究。我在這裡只用最簡單的語言將我對對偶句語境的體會說明一下。

    在律詩裡,慣例有「造化賦形,肢體必雙;神理為用,事不孤立」的第三、四句和五、六句被稱作「頷聯」與「頸聯」(『頸聯』又稱『腹聯』),講究每字詞性相同、聲律相反,這是有相當難度的門檻。不過,對偶句的講究還不只如此,一副佳聯、妙聯還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外的歧義性,而不能死對,死對有一別稱,謂之「合掌」。至於這「合掌」的意思,請到各個詩學網站查考。「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即是如此──如果把這兩句當作純粹寫景之對,則無甚峭奇而難免「合掌」之譏。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一聯除了字面相對,還有深入一層的用意,就是將「為了看」的用意放進去,使出句「行到水窮處」有隱隱然發出一個「為什麼會行到水窮處呢?」的意思。這個意思是隱藏的,直到讀完下一句:「是為了目擊雲起之狀」,如此,兩句除了看似動作、情景相對之外,還增加了流水一般的因果關係。「坐看雲起時」不只是一個觀景的行為,也是一個反述的原因;令人微微驚覺其「借字賦意」之妙!
  • felixyu
  • 謝謝大春兄和"蓮荷鳥報 讀者投書"的回答!

    唐朝不知有無受到武曌當國的影響,時不時興妻罰夫?

    若有,則「跪看牽牛織女星」蠻有想像空間。
  • Roger
  • 感覺幸福的人,就躺著看。
  • 蓮荷鳥報  讀者投書
  • 版主您好,茲提供三點個人之淺見:
    1) 根據清朝「蘅塘退士」的「唐詩三百首」所編,
    由台北三民書局出版 ,師大教授邱燮友編著之「 新譯唐詩三百首」,
    也是用「坐」看牽牛織女星。
    2) 唐朝詩人王維有兩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3)「臥看」牽牛織女星,若是畫出來,確實比「坐看」牽牛織女星,更有味道。
    但是(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臥看」這兩字的發音類似台語的「哇靠」,
    讀起來怪怪的,
    所以最後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坐看牽牛織女星」。
    唐突之處,尚祈海涵!
  • 小青
  • 您好!

    李白的〈古朗月行〉中,飛在「」雲端,請問應該是「青」或「碧」?坊間版本似乎以「青」居多,請問您的看法為何?

    謝謝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