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下來燕


 


舊泥微著伏痕雙,


故認紅櫺透綠幢。


三繞歌梁繫風語,


一辭詩卷展秋窗。


差池羽發飛猶怯,


嘈哳聲喧笑不降。


十月雲秋消息遍,


呼來仙客剪澄江。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燕
  • 大春先生一段時日沒有與我們分享詩的音聲意境了。今早有些思緒,也想分享:
    " 故有藝術的沈靜美、境界美、婉約美,像離我們愈來愈遠,會不會俱往矣呢?
    不時有感:日本人既現代,也敬重傳統以為榮,因為他成功由傳統踏入現代,少些因銜接的大裂隙和慘烈長久戰事撕裂的巨碩痛苦而捨棄或忘懷嗎?
    我由年少就有一個問號:為什麼聽一闕中國藝術歌曲會有那種難捨如先人的情感很細緻的在血液中流淌的親切?是東方藝術的細緻感感人嗎?是家庭社會多少遺有那份含蓄不盡露婉轉不直白的元素讓我自然又直接感受那份東方美嗎?當讀一首”赤壁賦”,聽一闕二泉映月春江花月,甚至看一齣青春版牡丹亭崑劇……,那份既似似曾相識又如許陌生的微微惆悵就起了。我想:藝術美感不同於大自然美感那份普世同質性。藝術美感是後來的創造,有每個地域不同氣味的累積切膚民性民情,故各具特質。它要在熱愛敬榮中培養,疏遠了輕忽了就陌生了,祖先的細敏感情就成了異域的隔閡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