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張中一來文,我發現他的說法我都覺得有道理──雖然我仍然不準備接種H1N1疫苗,


倒是文章非常值得貼出來給大家看看──尤其是關於陳俊旭的一段,可訴諸公評:


張大春先生鈞安:

您好,我叫張中一。我稱不上是您的書迷,雖然也看過好幾本了。最近台灣因為H1N1疫苗的事情吵得謠言滿天飛。我在海外的西班牙看得心急如焚。考證了一堆資料以後整理出來希望讓大家安心點。我不是要鼓吹大家打疫苗,但至少讓大家多一點資訊。我窮盡所有我想得到的管道,希望可以讓更多人有考證過的資訊,因此才想到您這邊。

我不是要推銷我的網站,所以您不附上我的網址也沒關係。我只期望能有更多人看到比較正確的資訊。我考證的結果如下

本文歡迎在不更動內容下自由轉載,不用問我
===================

最近越來越多的消息讓大家越來越害怕,
怕得反而都不敢打疫苗。

我沒有能力為各位保證疫苗絕對沒有問題,但是至少,
我可以協助蒐集資訊。我盡我所能做到蒐集出完整的資訊,
並且提供資訊來源。目的是希望大家澄清某些跟疫苗有關的
錯誤訊息。並讓大家了解到所有相關風險以後做出決定要不
要打疫苗。

我也要再一次聲明我的立場。我一直沒有打過任何流感疫苗。
那是因為我偏執認定,流感病毒變異太快你怎麼樣也防不了的。
不如讓身體慢慢適應,這有風險我知道,不過因為我孤家寡人,
又是成年受到的影響本來就比較低。H1N1是一種最近又復活流行
的感冒病毒。很多人沒有抗體,因此為了整體社會的安全很多國
家進行大規模注射或準備大量疫苗例如美國、香港、加拿大、日
本,以及台灣。這是一個兩難,不過如果我還在台灣我會去注射
,因為共同構築整個社會的防疫網是社會一份子的責任。在西班
牙我問了一下同學,目前西班牙是高風險群例如老人、小孩之類
的大量施打。成人則沒有。我個人看法是成年人,風險自負不打
就算了,小孩子跟老人因為抵抗力差,最好還是打。有疑慮的話
應該請教小兒科醫生或家庭醫師,而不是任意聽信電視的內容。

我想透過Q&A的方式來做資料整理。這樣大家可以瞭解到某些資
訊的真偽。也可以直接解決某些疑惑。

Q:為什麼都這麼多人抽筋、癱瘓甚至死掉了,衛生署始終都說疫
苗沒有問題?
A:這是一個疫苗注射制度上的一個弔詭處。現在大家所看到的各
種後遺症,主要都是所謂的GBS(Guillain-Barre Syndrome)。
這種病的說明如下:
「格林-巴利症候群(GBS)急性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炎是一種罕見的自
體免疫疾病,源自於自身的免疫系統攻擊神經細胞所產生,其最主
要的症狀為肌肉無力甚至癱瘓。這樣的症狀可持續數週或數月。大
部分的患者都完全痊癒, 但有些人有永久神經損傷。極少數的病人
會死亡,原因通常是呼吸困難所造成的。」
聽起來很嚇人對不對?問題是GBS是一種無差別攻擊,這種後遺症
在所有的疫苗注射都有可能會出現。因此醫學界都會說,出現GBS
的時候不是H1N1疫苗的問題。
他們不能說的是「打疫苗」這件事情本身有問題。因為疫苗雖然大
致安全還是有風險存在。醫學界對所謂的疫苗有問題的定義是(前
疾管局局長蘇益仁),疫苗的製程或配方有問題,因此在同一批貨
或專屬於此一疫苗才有的問題,才稱做疫苗有問題。事實上有人莫
名其妙沒打任何疫苗也得了GBS。這方面的原因還是無解。

Q:暈針是不是疫苗副作用影響神經呢?
A:這方面偉大的沈富雄醫師提出過說明。他以他個人的經驗說明了
,以前他只要打針就開始暈針。有時候甚至還沒打就開始暈針。他
以醫師的專業身份說明,暈針很多都是心理現象,不是疫苗造成的。

Q:那醫生為什麼不告訴我們打疫苗這件事情本身有問題?
A:有些事情,把所有的風險通通說清楚反而會有問題。疫苗接種的
概念是:夠多人有抗體,這個疾病的威脅就越小。但是一定要超過某
一個數量以上的人有抗體才行。可是如果告訴大家,打疫苗本身有風
險;大家會想東想西,反而整個疫苗施打達不到臨界值。整個防疫體
系就崩潰了。我們的疫苗體系茲事體大,包含所有的兒童疫苗注射。
一旦我們的兒童疫苗注射體系崩潰了,不是只有醫療體系崩潰,社會
體系也會崩潰。這有一點像當兵,當兵難免會有意外。就算是非戰時
的台灣也是會死人的。可是如果國防部一進來就跟你說當兵可能會死
,雖然機率很低。整個部隊還要不要運作啊、還有沒有士氣啊?

Q:衛生署為什麼只會說與疫苗無關?難道不能講別的話嗎?他們老實
說,我們還比較放心,還比較敢去打。
A:這種話都是不經思考的鬼話。他說沒有問題你都不敢打了。衛生署
如果說,打這疫苗有可能會死人,難道會有比較多人去打嗎?

Q:為什麼衛生署什麼資訊都不公開,為什麼不能開誠布公?
A:很多網友說,衛生署資訊都不公開,他們怎麼找都找不到。我可以
跟各位說,網友跟鄉民的話如果能聽,這個世界早就大同了。他們說,
國光沒有公開臨床實驗資訊。可是事實上你GOOGLE一下就找得到國光的
整個臨床實驗計畫與進度。目前為止因為疫苗引起的後遺症統計資料也
有。臨床計畫在國光生技的新聞稿就有了。至於後遺症的追蹤與處理資
料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也有。

Q:大體都沒有解剖,衛生署憑什麼說沒問題?
A:有解剖的,蘇益仁副院長就解剖過兩例,證實與疫苗無關。有的則是
民眾控訴完政府之後就把遺體燒掉,政府根本無法檢驗。最近死亡的劉
姓少年,也已經要進行大體解剖了。

Q:是不是國光的疫苗或是H1N1疫苗問題特別多?
A:事實上,我國疫情防治史上,只要打疫苗出事的比例大概就是這樣。
不管什麼疫苗都會有問題。如果需要更多的資訊需要更權威的意見可以
看前後兩任疾管局局長在2009年12月23日接受李濤電話專訪的說明。YAM
寬頻電視有相關的片段。看衛生署追蹤的案例就知道,絕大部分的案例都
痊癒了。只有少部分送往專門的委員會做追蹤。

Q:打H1N1疫苗到底會不會有出人命?
A:很殘念的是,打疫苗一定會出人命,不管你打哪一種疫苗。醫藥的概念
本身就是拿最小的風險換取最大的利益。你吃的普拿疼,也已經造成不少死
亡病例了也沒有下架啊。原因就是比起風險,貢獻還大得多。好多人在說我
們一條人命也不能輕易放棄,問題是做不到啊,按照這個邏輯,我們只好強
迫把所有的藥通通下架。台灣還有因為注射維他命B掛掉的案例,是不是以
後我們也都不要打營養針了?

Q:到底已經有多少死亡是因為疫苗引起的?
A:答案是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想衛生署也不會知道。原因是因為要確定
是不是由疫苗引起的需要複雜的統計學、病理學等等因素考量。並不是注
完疫苗第二天死亡就肯定是疫苗引起的。曾經解剖的案例(由蘇益仁執刀)
就很明確是因為年紀太大中風死掉的。當然可以推想說可能是疫苗引起中風
,問題是也有可能是本來就會中風只是剛好前一天打疫苗啊。雖然很遺憾,
不過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醫療糾紛,我們都很難舉證是藥物的問題。除非同
樣的案例重複,否則是很難找出原因的。

Q:國光生技是第一次做疫苗,所以品質讓人無法放心?
A:國光已經做疫苗很久啦。你如果打過流感疫苗,就有可能是國光的。國
光製造或分裝最少四種疫苗類的製品。國光生技的資料顯示他們的產品市佔
率如下
(1) 日本腦炎疫苗, 國內市佔率 : 100%
(2) 結核菌素純化蛋白衍生物, 國內市佔率 : 100%
(3) 破傷風類毒素疫苗, 國內市佔率 : 50%
(4) 流行性感冒疫苗, 國內市佔率 : 30%(這可不是指H1N1新流感疫苗喔)
懂了嗎?在你不知道的時候你早就打過國光疫苗了。

Q:H1N1的致死率到底多少?是不是H1N1疫苗比H1N1本身還危險?
A:最新的證據顯示,當初全世界高估了H1N1的致死率。如果配合投藥,
致死率大約是0.026%。可是最新的證據也顯示,有疫苗比沒疫苗致病率降到
1/5。發生GBS的致死或癱瘓等嚴重後遺症機率則約一百萬分之一(就我找得
到的資料)。而且要挑戰H1N1的致死率嗎?CDC US的預估統計是死亡一萬人。
MSNBC估計因為H1N1已經掛掉了少說有三千人。

Q:會不會發生到最後因為H1N1疫苗死亡的人數比得H1N1還多?
A:累積到最後幾乎是一定會。因為絕大部分的H1N1都被預防了。因此會出事
的都是因為疫苗的後遺症而出事的。這也一樣出現在小兒三合一疫苗(公認
風險最高的疫苗),因為百日咳死掉的人數已經低於注射此疫苗後死亡的人
數了。可是英國跟日本停止注射三合一疫苗以後,因百日咳死亡的人數就大
幅上升。而且要注意注射某疫苗後死亡跟某疫苗造成死亡是兩回事。有時候
只是剛好自然死亡的機會重疊。

Q:國光做的臨床測試比不上國外的數目?
A:這部分批評尤其來自於自由時報一位在美國任職的小兒科醫生的投書,讓
大家覺得政府草菅人命比不上先進國家。我找資料的結果就是不要聽他們在那
邊鬼扯,不要聽美國人對我們說風涼話。如果各位聽楊署長與陳建仁院士上電
視的訪談就會瞭解H1N1因為是流感的一種,所以有部分流感疫苗做過的部分
H1N1獲得豁免。而且那個美國人是故意用力批評台灣政府,輕輕放過美國。美
國開始做大規模人體試驗的月分是八月,可是美國開始打疫苗的月份是一月。
美國也還沒大規模人體試驗就開始打疫苗啊?怎麼不去批評自己家裡?

Q:國際上都有召回疫苗為什麼台灣沒有?
A:國際上召回,一次是因為引起六名過敏反應,GSK在加拿大召回17萬劑
疫苗。另外一次則是因為疫苗內容物不夠召回80萬劑。而且如果這麼多人相信
外國的比較好,看到GSK被召回難道敢說諾華比較好嗎?誰能保證?國光總有一
天也得召回疫苗,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疫苗與製程。只是台灣人一聽到召回疫苗
信心又更低了。這就是令人絕望的地方。

Q:沒有國家像台灣這樣大規模施打的!
A:美國已經打掉了八千萬劑,怎麼沒有大規模施打?美國總共準備了一億多劑
的疫苗。

Q:聽說高官還有高官家人都自己拿諾華的疫苗回家打?
A:見鬼了,疫苗是需要保存的。開封當天就要用完。最好是官員有能力自己拿
回家保存與施打。打針是人人可以打的嗎?你又不是海洛因成癮。

Q:坊間有的專家說,透過他們的一些強健養生法保證可以壓低H1N1的死亡率。
A:這部分我知道的就有一個我認定在鬼扯的傢伙叫陳俊旭。這傢伙號稱是醫學
博士,可是如果你仔細爬資料就會知道,他那是一種自然療法的專門科,所以他
不是MD而是ND(Doctor of Naturopathic Medicine)。在美國沒有被廣泛承認,
世界上也不是每個國家都承認。他的診所是WELLNESS CENTER或是NATURAL
CLINIC。他的真正身份嚴格定義起來比較接近民俗療法的保健師。
還有一點,這傢伙的網頁很多資料都有問題。首先他告訴你美國的疫苗都不含汞,
這是在鬼扯,因為仔細查一下就會知道美國還是有疫苗含汞的尤其是流感疫苗。
他跟你說用他的方法可以壓低H1N1致死率到從萬分之一到萬分之一以下。光以這
一條就足以用醫師法控告他。只是這傢伙在美國,我曾經想透過衛生署檢舉他沒
有成功,因為不曉得檢舉的窗口。沒有做科學研究就宣稱可以壓低致死率。這就
是在鬼扯。那都只是宣稱,根本無法驗證。
這傢伙還鼓勵大家任何疫苗都不要打,可惜沒有他家小孩的病歷,真想知道他小
孩有沒有打任何新生兒疫苗。這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話怎麼能聽?

Q:國際上對於H1N1到底建議該怎麼防治?
A:事實上國際上包含WHO以及發現H1N1致死率不高的專家都還是認定打疫苗是最
好的預防方法。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YZYou
  • 打了這麼多,找這麼多資料

    資料來源呢?
    資料來源呢?
    資料來源呢?

    光這點,文章可信度就有問題
    Q&A裡充滿著激動,不解其用意
  • kurohagi
  • 國光在做新流感疫苗之前,根本沒產製過流感疫苗
    了不起是派人到北里去見習個幾天看北里如何作流感疫苗的
    光這一點都想騙了,其他真的懶得講了!

    對新流感疫苗有疑慮不是只有台灣人
    歐美國家也是一堆人有疑慮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4SmFxyust0&feature=related
    這是去年藥廠小量試產 要開始進行人體實驗時的報導
    協助產製疫苗的科研人員也不想接種疫苗
    甚至也不會要自己的朋友 家人去施打
    http://www.prisonplanet.com/europeans-reject-swine-flu-vaccine.html
    去年十月的報導
    歐洲多國三分之二的人不願意接種流感疫苗
  • bs
  • shng

    OMG, 昏倒!

    首先關於陳俊旭的部份
    他說國光疫苗含汞量是諾華的50倍,大家沒注意的是他拿的是諾華一般流感疫苗和國光的H1N1新流感疫苗來比,國光已經對他提告了。
    他在1/5就已經說「要收回諾華比較安全」的說法,
    因為「諾華含汞量沒有比較低」,
    當時諾華已經聲明全世界H1N1疫苗通通都含汞,但不知他為何持續槓上國光?
    http://www.epochtimes.com.tw/index/itarticles/cat_id/262/aid/339013

    被告之後開記者會,唸完聲明稿就快閃,不接受提問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jan/16/today-life1-2.htm

    >詹家琮博士「請政府給人民優良的新型流感疫苗」
    有啊,打諾華疫苗吧,如果認為國外的比較好的話。
    不過統計數字說每10萬人打疫苗的不良反應,
    國光是2.1而諾華是2.5,大家看著辦囉。
    都不滿意的話,相信詹博士應該可以自行研發出更優良更新型的流感疫苗出來的。

    最後關於劉小弟個案……
    我早就說了嘛,反對和質疑的聲音不會停的啦,
    不過我必須在這裡停止了,我已經頭昏腦脹啦。
  • shng
  • bs: (這是part 2)

    》有關國光和諾華疫苗問題,你應該把張中一這篇文章的問答好好再讀一遍。

    呵呵,敬謝不敏。這位張中一到處發文千篇一律說的同一件事,就是說大家要相信政府啦,不要怕啦,疫苗打了沒事啦。。。雖然有些話似乎言之成理,可是有些話東拉西扯半天,不知所云,像GBS那一段,去看看這個討論串: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330&t=1360193&p=1
    我必須聲明:個人發文只是分享一些個人認為有用的資訊與個人的觀點,我也不會強迫別人接受我的觀點,可是若是不同意敝人的看法,那要像一個受過教育的人理性的提出論證來討論,而這位張中一可完全不是這樣,只要有人稍微與他的觀點相左或稍微質疑,他立刻以言語暴力相向,去把那一個討論串看完,假如你不同意再來告訴我。就隨便舉幾個例子吧:該討論串第52樓一位 Dempsey對他提出了一些善意的建議,看看他怎么在第55樓回應。。。看看第141樓。。。看看第29頁-32頁的第287樓至第318樓吧,當時我只不過是看到一篇報紙新聞,轉貼報紙新聞報導,結果引起這位張中一抓狂似的反應,另一位網友也不過在我之後po了一篇關於GBS的論文來質疑張某“24小時之後出現的症狀很少歸類為疫苗造成的”說法,結果引來毫無理性的謾罵:“你們都是這樣胡掰證據的嗎?”“英文這麼清楚,你理解有困難嗎?"“眼睛脫窗了嗎?”動不動就給人戴“你們這些造謠者”的大帽子,甚至還用這樣的詛咒來慰問與他觀點不同的人:“為什麼這樣為一己之私做惡的人不會遭天遣”。他自己見樹不見林斷章取義的批評別人英文如何如何,可是自己根本沒搞清楚對方的意思,敝人最後發文點出他的愚蠢之處,他才開始練起龜息大法。

    坦白說當初看到大春先生的部落格放了這位張中一的文章,個人也是覺得蠻意外的。不知道大春先生知道這位張中一的德行後,還會貼他的文章嗎? 不過大春先生說:“尤其是關於陳俊旭的一段,可訴諸公評”,這也難怪--看看陳俊旭的公開發言:『國光新流感疫苗含汞量是國外疫苗的50倍』,這『國光疫苗』還真是『為國爭光』、『黨國之光』啊!」。。。馬的真是送給大家一份年度好禮。至於疫苗致病時,也不會因為曾經投票給馬英九就自動免疫…除了含汞為國外50倍之外,馬的大無能政府官員究竟還隱瞞了什麼,不敢讓人民知道呢?」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114/17/1yryk.html

    個人無意捲入國光和諾華疫苗的口水戰,關於國光疫苗的問題,建議你看看一位畢生從事流行病毒研究的專家 國防大學預防醫學研究所詹家琮博士,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員,他的部落格文章 :
    "請政府給人民優良的新型流感疫苗"
    http://tw.myblog.yahoo.com/tsrong33/article?mid=1&prev=2&l=f&fid=1
    "回應國光公司的廣告"
    http://tw.myblog.yahoo.com/tsrong33/article?mid=29&prev=35&next=-1

    》疫苗問題楊署長已經口水都講乾了,結果呢? 劉小弟解剖報告昨天出來了,死因與疫苗無關,

    標準官樣文章,要是官方說法會認為死因與疫苗有關的話,那我肯定會驚得從椅子摔倒在地。我看到的新聞大都只有說無法證明與疫苗有關,只有看到一則“快訊”下斬釘截鐵的標題:“劉小弟解剖出爐:與新流感疫苗無關聯”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120/8/1z5lc.html
    這樣您就相信“死因與疫苗無關”啦? 仔細看內容直接引述主任檢察官徐錫祥的話也只說:「。。。本案未發現有H1N1新流感疫苗施打,所導致足以直接致死之情形。」 “與疫苗無關”和“無法證明與疫苗直接相關”可是兩碼子事歐,寫那篇稿子的記者大概急著發“快訊”沒有經過大腦思考該用什么樣的文字吧? 這種事情要在短短時間就能下結論說無關那實在是太草率了,像1976年美國打H1N1疫苗造成數百人GBS的事件,雖然事後沒有很久已經知道疫苗與GBS有關,可是直到2008年才有學術研究提出1976的H1N1疫苗與GBS病因相關的作用機制。

    看看一些專家的看法吧:
    “H1N1/疫苗奪男童命? 前疾管局長蘇益仁:不排除“
    http://www.nownews.com/2009/12/22/327-2549661.htm
    ”不過前局長蘇益仁卻不這麼認為,他指出,「第2天就出現疹子,這個當然不能完全排除疫苗相關的作用。」他解釋,疫苗注射到體內後,身體的免疫系統會開始反應,甚至可能會自我攻擊,一旦免疫力下降,又有其他病毒入侵,就有致命危機。“
    ”劉小弟死因 醫界眼中留謎團“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121/5/1z7r9.html
    ”台大醫學院小兒科教授黃立民認為,劉小弟的病情可分成兩段,前段是打完疫苗後的出疹,後段是噬血症候群,病情十分複雜。黃玉成也說,就噬血症候群而言,很難說明與B19微小病毒的相關性。“
    劉小弟的父親本身是醫生,看看他站在醫生立場的觀點:
    ”劉小弟死因報告 劉父:無法說服醫療人員“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120/5/1z5po.html
    ”劉童解剖報告非關疫苗 劉父:不對“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121/8/1z6ml.html
    ”劉爸爸在一開始就聲明,他沒有斷定兒子的死一定是疫苗造成,只是他認為,檢方應該是用「排除法」來找關聯性,而不是尋找與疫苗的直接關係。
    劉小弟父親(99.01.10):「是不是跟本身體內的免疫系統,誘發他這些自體免疫去攻擊全身的器官,而造成所謂的一些DIC,是不是有相關,H1N1是一個新的病毒,解剖到底想看出什麼東西,這是我非常質疑的地方,如果他是用排除的方法,到最後找不到任何原因的時候,我們是不是可以合理地懷疑說,他跟疫苗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相關性。」“

    再看看疾管局對輕症用「無法100%排除與疫苗有關」從寬解釋:”先前有名男子接種新流感疫苗後下肢無力、排尿困難,審議小組認為「無法100%排除與疫苗有關」而核定給予5萬元救濟金。“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115/5/1yv0a.html
    對劉小弟又變成”無法證明與疫苗有關“,給人的感覺只是在玩文字游戲。建議你去看看一位 herblee大的發文對檢方與疾管局說法的分析與質疑: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330&t=1392310&p=13 第125樓
    這位 herblee大大早在法醫結果出爐的幾週前就發文表示“不能排除掉發生了 DIC 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結果法醫解剖後死因果然是DIC,這位 herblee大應該是醫界人士/醫學專家。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330&t=1355920&p=20#16579935 第195樓 及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330&t=1360193&p=27 第264樓。
  • shng
  • bs:
    (這篇回文比較長,我把它分成兩段,這是part 1)

    》烏克蘭的流感怪病導致數百人死亡,只要古歌過的都會看到。 只是「恐怕」而已,還沒有足夠的証據。

    我要強調的是既然H1N1流感突變很可怕,那WHO應該利用已知的幾個H1N1的突變案例(D225G只是已知的其中幾個之一)好好宣傳一下,這樣害怕被感染而去打疫苗的人不就會更多一些,可是很奇怪的WHO卻是用完全相反的態度好像這種事沒發生過一樣,原來現有的H1N1疫苗不太可能對突變的病毒有效--個人認為不會只是「恐怕」而已,官方研究機構發布的消息當然應該有一分說一分,以H1N1而言目前自然還不太可能有大量的資料或研究來佐證,可是要知道流感病毒的特性就是會不斷變異,這也是為什么每一年的季節流感疫苗都必須用變異基因的病毒重新培養,重新製作,重新施打。

    》波蘭比較好運,最重要的是他們沒有台灣這種為反對而反對的反對黨。

    同意 。民主制度真是一個自做自受的制度,像波蘭這種經過社會主義制度再轉變成民主制度的國家,(而且才短短20年)反而好像有比較理性的民主,怪哉。

    》這是不可能的。等到「有充分證據或嚴謹的推論」,疫情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到時再研發疫苗已百年身。

    不,做這種論定的前提是WHO在去年六月倉促宣布提升H1N1疫情為第六級(最高一級)的pandemic是明智而正確的決定(個人完全不接受這種看法),我前面提過,在WHO做那個宣布之前後就有許多學者專家批評那是匆促而不恰當的決定。WHO每一個層級的pandemic都有相對應的意義,在這篇去年6月WHO宣布提升H1N1疫情為第六級pandemic的新聞報導就提到:
    “Declaring a pandemic signals governments to spend more on containing the virus and for drugmakers to speed up development of a swine flu vaccine, but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e virus is causing more severe illnesses or deaths.”
    若沒有WHO提高疫情的宣布,也不會有各國政府花大把銀子準備施打疫苗的措施。要做充份嚴謹的推論,再按部就班的推行疫情管制也不是想像那樣困難,建議您將前面提供的一篇文章好好讀一遍:
    “這篇甚至在去年WHO還未宣告H1N1為pandemic之前就已經分析WHO的對pandemic的定義與處理程序不夠嚴謹與不恰當,并且建議應該將WHO現有對pandemic定義的單層架構改為雙層架構:
    http://www.cfr.org/publication/19603/when_is_a_pandemic_not_a_pandemic.html
    大部份批評的重點都是說應該要將傳染的嚴重性,致死率一起納入考量來重新檢討WHO對pandemic分級的制度,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只要這邊冒出幾個案例,那邊冒出幾個案例,WHO就可以“依規定”宣佈最高一級的pandemic。 要是像WHO這次對待H1N1同樣的標準來對待一般季節流感,就以美國來說好了那恐怕美國得一年365天都宣布緊急狀態,人人必須強制接種疫苗(搞不好還必須一年好幾次--因為一下有這個那個基因突變的病毒,原來的疫苗又失效了),人民必須放棄相當程度的自由,美國政府負債更會沒完沒了,美國人會受得了嗎?恐怕歐巴馬早就被轟下臺了。
    (說實在,WHO這樣草率的疫情處理措施與對病毒突變的反應,要讓人不相信WHO的官員,專家與疫苗廠商之間有利益糾葛也還真難。)
  • 小王
  • 哲學家─維特根斯這麼說過:理論本身不能決定哪一種解釋是正確還是錯誤的。生活條件、社會文化、風俗習慣等方面的因素,才是決定為什麼人們會採用現在的通行(規則)的解釋。
    人類的所遵行的規則,是強烈社會性、實踐性的觀念,很多悖論產生的根源,就是想要用解釋/理論代替規則。
    所以最後要不要打疫苗的這個問題,可以顯現出整體的社會文化與價值觀。
    在「個案」與「整體」的考量下,你會怎麼選擇?
  • defoe
  • bs

    你說:「改吃素吧?吃素更健康更環保說。」

    根據你的意見,老百姓的確是胡鬧一場
  • bs
  • defoe
    政府將那些有投票權的公民當做可以自己負責的成人,
    但是公民卻將自己當成幾乎是沒有行為能力的幼兒。

    >「微乎其微的機率會讓台灣成為狂牛症疫區,也可能百年千年都不會成為狂牛症疫區。只是我國本來不是,為何要增加微乎其微的機率? 」

    還是想想看地球暖化的問題吧,聽說海平面上升兩公分,台北就要泡在海裡了,也許有一天台灣只剩下玉山主峰露出水面而已,那可比狂牛症可怕多多啦。

    >「美牛據說比澳洲紐西蘭牛便宜。知識程度和經濟水準不高的民眾要怎麼選?」

    改吃素吧?吃素更健康更環保說。

    >「政府本就該替人民把關…何需管?」

    管了真有人那麼聽話嗎?
    政府天天警告小心詐騙集團,還是有人上當受騙,奈何?其中不乏大學程度者。
    每到冬季總有人死於瓦斯熱水器中毒,看到這種新聞總讓我非常生氣,
    不是氣政府,是氣那些往生者這麼沒有常識。

    >「狂牛症疫區不疫區也不是天大地大的問題」

    那你還擔心什麼呢?
    要我說,我贊成老子的理想,
    「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來。」
    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啦。
  • defoe
  • bs

    微乎其微的機率會讓台灣成為狂牛症疫區,也可能百年千年都不會成為狂牛症疫區。只是我國本來不是,為何要增加微乎其微的機率?

    政府本就該替人民把關,若要人民自己決定要吃不吃,那加拿大的牛肉也可以進口了,歐洲用狂牛症疫區的牛製品提煉製成的化妝品也可以進口了,愛吃不吃愛用不用,取決於人民的選擇,何需管?

    美牛據說比澳洲紐西蘭牛便宜。知識程度和經濟水準不高的民眾要怎麼選?

    狂牛症疫區不疫區也不是天大地大的問題。加拿大是比美國嚴重很多的疫區,事實上美國的狂牛都是來自加拿大,但我國人仍有不少人想辦法要移民美加等國。只是可惜我國罷了!
  • bs
  • defoe
    台灣雖然還沒有狂牛症,但是有169位庫賈氏死亡病例,研判感染途徑應是來自除牛隻以外其他動物。
    http://www.tada2002.org.tw/index_news.php?ncid=2&nc2id=22&nid=89

    進口美牛會不會造成狂牛病疫情,本人並不是很瞭解
    台灣牛羊自己都不夠吃了,怎麼可能外銷?
    只有豬肉外銷日本,但台灣豬不也得過口蹄疫?
    雞隻也得過禽流感,都遭到撲殺的命運。

    照你所擔心的,我建議到英美日等國旅遊的國人
    千萬不可以吃當地的牛肉,免得不知不覺帶回來
    狂牛症的因子,說不定發病之後在醫院開刀之際
    血液污染了醫護人員,讓更多人受到感染。

    進口美牛是很複雜的國際貿易,台灣和中國大陸是不能比的,這是國際現實。

    不過,進口在他,吃不吃各人隨意。
  • defoe
  • 樓下的不打疫苗者

    你說:「我只是一個過客,一個喜歡真理的人,不是誰派來的,但我很用功在收集資料與追求真理,...」

    你自稱收集資料與追求真理,又為何要說他人是:「1.張中一,您是國光派來的打手嗎?是那家公關公司?小心被告喔!
    2.張大春先生,您是張中一的誰?要幫他把這篇文章po在這?你有求證過內文的真實性嗎?若無,請勿隨意po文.」

    這些言論可不是你自稱的「收集資料與追求真理」
  • 不打疫苗者
  • 唉!疫苗可以做得更好,民眾可以決定要不要打;
    美國牛可以不用進口,民眾可以決定要不要吃,凡事透明化,公開化,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懷疑與猜測,我們要自行爭大眼去追求事實,並了解自己是否需要.
    國家有能力自行做疫苗是國家的光榮,但凡事都要虛心接受各方的批評與指教不是嗎?(陳博士亦是)我只是一個過客,一個喜歡真理的人,不是誰派來的,但我很用功在收集資料與追求真理,希望更多的台灣人也是這樣,大家加油!
  • defoe
  • 對樓下bs的言論的回應

    我認為應該全面禁止美牛進口不在於微乎其微的人類感染狂牛症機率,而在我國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成為狂牛症的疫區。

    目前我國的牛羊等是完全沒有狂牛症的例子傳出,不像美加日英等國。但若億萬分之一的可能在美牛進口之後而有一隻牛或羊傳出狂牛症癥狀,那是否某些國家就會據此而拒絕我國肉品進口?

    中國大陸是始終拒絕美牛進口的。
  • bs
  • >『現有的疫苗恐怕對基因突變的病毒無效…』
    烏克蘭的流感怪病導致數百人死亡,只要古歌過的都會看到。
    只是「恐怕」而已,還沒有足夠的証據。
    這類的言論只能做為個人的參考,卻不能做為政府決策的依據。

    照你提供的資料看,波蘭政府11月初做出拒絕疫苗決定,而台灣是11月初開始施打疫苗。

    記得當時民進黨在立法院質詢衛生署長,逼得政府不得不立刻高價搶購諾華疫苗。
    楊署長如果講出波蘭衛生部長的一番話,你想會有什麼後果?
    波蘭比較好運,最重要的是他們沒有台灣這種為反對而反對的反對黨。

    >『個人認為假如有充分證據或嚴謹的推論疫情真的會是像1918的大流感……」

    這是不可能的。等到「有充分證據或嚴謹的推論」,疫情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到時再研發疫苗已百年身。

    有關國光和諾華疫苗問題,你應該把張中一這篇文章的問答好好再讀一遍。

    >『沒聽過“群眾是盲目的”這句話?
    假如政府有花過像宣導疫苗幾分之一的力氣在美牛上面與民眾溝通的話,恐怕不會是這樣的吧?』

    疫苗問題楊署長已經口水都講乾了,結果呢?
    劉小弟解剖報告昨天出來了,死因與疫苗無關,
    但是可預見的是,反對攻擊的聲音不會停止,
    這是理盲又濫情又民粹的社會。

    不但群眾是盲目的,連大學生也目盲,否則怎麼會去吃牛糞漢堡呢?
    他只要像你一樣,上網做做古歌,就會發現數字向他說話,
    說吃美國牛死掉的人數比抽煙、吃檳榔、騎車、開車、生病、
    或任何意外死去的人數少太多太多了───
    不過他可能視而不見,因為他另有目的。
  • shng
  • 漏列了紐約時報關於英國國家醫藥實驗室報導說現有的疫苗恐怕對基因突變的病毒無效的連結:
    http://www.nytimes.com/2009/11/28/health/28flu.html
    “One isolate from Ukraine with the mutation had changed so that swine flu vaccine probably would not protect against it well, Britain’s national medical laboratory reported Friday. ”
  • shng
  • bs:
    》所以您也認為藥物與疫苗是有效與必要的,否則不是自相矛盾了嗎?
    我有說過疫苗與藥物是不必要的嗎?? 個人認為假如有充分證據或嚴謹的推論疫情真的會是像1918的大流感或甚至其後兩次的大流感(看我前面提供的資料,那兩次的死亡率是平常一般流感的2-4倍)那樣,或更保守一些,像7年前的SARS,感染率很低可是死亡率很高,那大規模的疫苗接種可能是必要的,可是前提必須是疫苗是經過嚴謹程序製作生產的。然而這次的H1N1完全不是這樣:
    1. 就算疫情初起時有些情況不明可能讓WHO誤判,除了一開始就有專家質疑WHO的做法,去年最後幾個月也已經陸續有研究指出疫情并不像宣傳的嚴重(更好笑的是每次WHO被問起這個問題,都回答說“我們一開始就說疫情是很溫和的”),實際統計數字的證明(從疫情一開始到現在9個月的時間)就更不用說了,為什么一般流感的死亡率/感染率遠遠高于H1N1,卻不去要求或強制大家打一般流感疫苗呢,而且想打一般流感疫苗的還得自費叻?
    2. 從WHO宣佈H1N1為pandemic到疫苗可以施打不過短短不到4個月的時間,這些H1N1疫苗都是急就章倉促生產,想當然耳不太可能有經過大量而完善的人體臨床試驗來保證一定的安全性。

    搞清楚疫苗或藥物又不是糖果或維他命(即便是維他命,濫用也會造成生命危險),疫苗或藥物應該是不得已才使用的--我好好一個人沒事跑去找醫生說我想要克流感當糖果吃,看哪個醫生會開方給我。疫苗的成份本身就是(死的或活的)病毒+一些很有爭議性的成份(如乙基汞等),去看看疫苗的仿單都有一長串的可能副作用的警告文字。以目前情況來說,得H1N1的機率很不高,得了以後有嚴重結果的機率也更不高,個人是絕不會閑著沒事打個疫苗看看是不是會有那一長串副作用的情況產生。

    注意一個國外英文媒體訪問美國的公益組織“National Vaccine Information Center" 的Barbara Loe Fisher女士,最後面(影片的5:12開始)她說的一段話:“Herd immunity is created when a lot of people get the virus, like in this country, and then they have antibodies, and they help interrupt transmission of the virus. So it's not only the vaccine that creates herd immunity, it's actually recovering from the virus and having antibodies that protect you from future infection." 基本上是說當一群人感染了病毒,他們會產生抗體,這些有抗體的人就會幫助減緩病毒的傳染,產生集體免疫的效果,并不是只有施打疫苗才會有這種效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s8cynqjvyE
    “National Vaccine Information Center"網站關於H1N1的資訊:
    http://www.nvic.org/vaccines-and-diseases/h1n1-swine-flu.aspx

    幾週前開始想是不是有需要打H1N1疫苗,于是開始搜集與閱讀資料,搜集到的資料裡有關于波蘭政府拒絕WHO推薦的疫苗的決定,波蘭衛生部長她的觀點與個人不謀而合:
    1. 看看她質疑一般季節流感與H1N1:
    Also there are 1 billion people with seasonal flu worldwide every year. 1 million people die of seasonal flu worldwide every year. And this hasn’t been going happening for a year or two, but for a very long time. Has anybody anywhere announced a pandemic because of seasonal flu? And the seasonal flu is much more dangerous than swine flu, there are many deaths and severe complications. Was there any pandemic announced? Those who are pushing me to buy the vaccines, I ask you: Why didn’t you scream and shout last year, 2 years ago and in 2003? In 2003 there were 1,200,000 Poles who had seasonal flu! Did anybody shout, here in this room: “Let’s buy vaccines for everybody!” I can’t recall such a thing.
    2. 看看關於疫苗測試她是怎么說的:“the sample size has been very little, one kind of vaccine was tested only on 160 volunteers aged 20-60, all healthy. Another kind of vaccine tested on 600 volunteers aged 18-60, all healthy. Is this good enough, especially for us doctors present in the room? It is not good enough for me.”
    http://littlemountainhomeopathy.wordpress.com/2009/11/07/polish

    波蘭政府的決定是在去年11月初,這篇最近的臺灣英文媒體的文章有更詳細的報導:
    http://etaiwannews.com/etn/news_content.php?id=1154542&lang=eng_news&cate_rss=news_Health
    即使是一個反對那個決定的異議人士也不得不承認波蘭政府的決定是獲得絕大多數波蘭人民支持的,而3800萬人口的波蘭到目前為止也并沒有特別異常的H1N1流行。

    我可以再告訴您一個關於H1N1可能會有嚴重影響的被多數專家學者接受的理由是H1N1的基因有可能快速突變。去年10-11月烏克蘭在短短的時間有將近400人因流感死亡(應該并非都是H1N1),其中有四例被發現是基因變異的H1N1,被稱作D225G的,後來也有在其他國家發現到D225G變異的H1N1感染者,可是WHO并不認為需要對外正式發布消息:“Flus mutate so fast, Dr. Fukuda cautioned, that announcing each change is “like reporting changes in the weather.”
    http://vactruth.com/2009/12/01/who-confirms-d225g-vaccine-failure/
    根據這篇紐約時報的報導:“One isolate from Ukraine with the mutation had changed so that swine flu vaccine probably would not protect against it well, Britain’s national medical laboratory reported Friday. ” 哦,原來是這樣--英國國家醫藥實驗室報導說現有的疫苗恐怕對基因突變的病毒無效。

    》吃美國牛得狂牛症的病例可是低到不行,
    但是卻引起非理性的抗爭,數字說的話他們都沒在聽嗎?
    沒聽過“群眾是盲目的”這句話?
    假如政府有花過像宣導疫苗幾分之一的力氣在美牛上面與民眾溝通的話,恐怕不會是這樣的吧?
  • defoe
  • 樓下的不打疫苗者

    你說:「張中一,您是國光派來的打手嗎?是那家公關公司?小心被告喔! ...對了,我只是一般老百姓,表達一下言論的自由而已,請不要來告我喔!」

    按照你的邏輯,你是陳俊旭派來的打手嗎?是那家公關公司?

    你說自己在表達一下言論的自由,別人不能表達一下言論的自由?
  • 不打疫苗者
  • 看完這篇文章我有二個疑問?
    1.張中一,您是國光派來的打手嗎?是那家公關公司?小心被告喔!
    2.張大春先生,您是張中一的誰?要幫他把這篇文章po在這?你有求證過內文的真實性嗎?若無,請勿隨意po文.

    我是陳俊旭博士的忠實書迷,他是美國正統的自然醫學醫師,請參考陳博士的部落格說明http://tw.myblog.yahoo.com/dr-jameschen/article?mid=16439&prev=16473&next=16298 ,他的著作有"吃錯了,當然會生病!","吃對了,永遠都健康!","ph7.2解開你的體質密碼","怎麼吃,也毒不了我!","過敏,原來可以根治!",有在關心健康議題的人就會知道,陳博士的每本著作都非常暢銷,而且書中的內容都有出處與根據,重點是每一本書的內容方向都不同,且非常深入與活用,若非擁有紮實的醫學根基,可以寫出或講出這麼多正確的理論嗎?

    陳博士是一位良醫,一位想將正統自然醫學觀念落實在台灣的好人,提出疫苗含汞一事,只是希望政府能做好監督之責;國光能有更多的進步空間,難道,人民沒有言論的自由嗎?

    10年後你再來看看疫苗的問題,就會發現:政府錯了,國光錯了,而且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微小與無知,但最先進的正統自然醫學對了!

    國光控告陳博士只是在警告大家閉嘴,乖乖打疫苗就對了(因為疫苗庫存量還很多),打了沒出事算你好運,出事了是個人體質問題與疫苗無關,真的是這樣嗎?

    若您還在支持國光的所做所為,真的讓人對你另眼相看(不恥),請發揮實事求事的精神吧!

    國光新流感疫苗不止含汞,而且福馬林(甲醛)更是諾華新流感疫苗的67倍,你知道嗎?

    甲醛是一種致癌物質,更有可能是造成神經等傷害,請專家也來探討這個問題吧!

    對了,我只是一般老百姓,表達一下言論的自由而已,請不要來告我喔!
  • bs
  • shng

    『 要拿現在的新流感(或任何新流感)與1918的大流感比較,個人只能說維持警覺心是好的,可是當年的生活條件與環境(一次戰後,經濟蕭條)與現在是天壤之別,而且當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流感,沒有任何防疫措施與藥物,也沒有疫苗。』

    所以您也認為藥物與疫苗是有效與必要的,否則不是自相矛盾了嗎?

    據說美國一年死於季節性流感的人數約36000左右,
    (有這麼多嗎?台灣好像也有數千人。)
    遠高於這次新流感,原因據說是大部份的老年人對新流感免疫,這是好的一方面,
    壞消息是可能還會有第三波的流行,因此這篇文章提醒大家勿掉以輕心,
    不然到時候政府又要挨罵啦:
    http://dailynews.sina.com/bg/news/heh/xinhuanet/20091208/1528943373.html

    1918年那次的流感台灣的死亡率研究報告:
    http://big51.chinataiwan.org/xwzx/bwkx/200801/t20080125_578274.htm

    的確,1918年之後,歷次流感的死亡人數極低,
    不過統計數字都是事後才出來的,而政府的工作
    是儘量保障人民的健康,由專業的角度,防範於未然。尤其是流行疾病。
    如果WHO裡面有人搞鬼,惡意製造恐慌,也應該要有
    公正權威人士出來揭發,
    如果WHO已經沒有公信了,那台灣也不用費力氣擠進去了。沒什麼損失嘛。

    >數字會說話…
    有一件事很有趣也很諷刺的,因為感染率和致死率
    偏低,所以您認為疫苗似乎沒有必要性。
    不知您對於台灣抗議美國牛事件如何看待?
    吃美國牛得狂牛症的病例可是低到不行,
    但是卻引起非理性的抗爭,數字說的話他們都沒在聽嗎?
  • shng
  • bs:
    》小學生全面施打疫苗是從去年11月16日開始,
    到我寫留言,算算看過了幾週啦?

    疫苗有可能在一天或一,二周之內就施打完畢嗎? 政府不是宣傳小朋友要打兩劑才有效嗎? 第一劑跟第二劑之間最少要隔多少時間施打呢? 更不用說我個人周圍家中有小朋友的,他們班上打過第一劑的最多1/3-1/2而已,打過第二劑的更是少許多,再扣掉個人體質不同的影響(官方說法三成無效)算算看這樣的施打率在這樣短短幾周會有什么效果啊? 像一些政府官員的態度,一面憂心施打率偏低,一面又認為因為疫苗的施打已使疫情有效控制,這不是可笑的自相矛盾?

    前面說過一,二個月前疫情早就沒什么嚴重了,事實上您假如有去看過歷來WHO的新聞稿,多半都有提到H1N1的疫情從一開始就是非常溫和(mild)的,除了一開始的去年四月後的短短幾周內的統計資料顯示某些地區也許在短短幾天突然有比較多的人感染,與一般季節流感相較而,H1N1在過去半年多的時間不論感染率或死亡率都是相當低的。而且那些質疑WHO對於H1N1宣告pandemic的處理方式的聲音也不是從最近一,二個月才開始的(讓人覺得好像是事後諸葛,而且不像一些國內反對陣營媒體為反對而反對的操作,這些國外專家學者自始至終立場都是一致的),早從去年六月起國外許多專家學者就開始質疑了,像歐理會衛生委員會主席的 Wodarg 早在去年8月就有媒體報導他的質疑: http://www.bild.de/BILD/news/bild-english/world-news/2009/08/07/swine-flu-health-expert-warning/does-virus-vaccine-increase-risk-of-cancer.html
    (看後半段,前半段提到諾華的疫苗由cancerous cells 的bioreactor製作可以暫時不必理會,那個產品還沒上市,諾華現有的H1N1疫苗仍是傳統方式製造的.)
    像前面po的一篇文章裡提到的流行病學家 Tom Jefferson 也是去年6月WHO宣告H1N1為pandemic時就開始批評:
    http://www.flu-treatments.com/pandemic-definition.html

    這篇甚至在去年WHO還未宣告H1N1為pandemic之前就已經分析WHO的對pandemic的定義與處理程序不夠嚴謹與不恰當,并且建議應該將WHO現有對pandemic定義的單層架構改為雙層架構:
    http://www.cfr.org/publication/19603/when_is_a_pandemic_not_a_pandemic.html
    美國歐巴馬宣布緊急狀態被很多美國人當作是一個笑話,問題就是大部份的政府是以WHO的建議與規範作為主要疫情管制政策的參考。WHO從一開始方向就有偏差,才會導致現在的情況讓各國政府騎虎難下。

    要拿現在的新流感(或任何新流感)與1918的大流感比較,個人只能說維持警覺心是好的,可是當年的生活條件與環境(一次戰後,經濟蕭條)與現在是天壤之別,而且當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流感,沒有任何防疫措施與藥物,也沒有疫苗。維基百科對歷年的Influenza Pandemic 與新流感都有記載:
    http://en.wikipedia.org/wiki/Flu_pandemic
    http://en.wikipedia.org/wiki/2009_H1N1_influenza_outbreak
    除了1918年的Spanish Flu,還有兩次最近的Pandemic Flu分別是1957-58的Asian Flu與1968-69的Hong Kong Flu。 數字會說話,1918年後的最近兩次新流感的死亡率已遠遠低于1918年那一次的,而這次的H1N1死亡數字目前為止以WHO的統計是 > 8,768 ,以ECDC的統計是14,286(這個數字維基每天都會更新),不要說是跟前幾次新流感來比,更是遠遠低于一般季節流感每年的死亡數字250,000–500,000 。而感染數字 622,482 更是遠遠遠低于一般季節流感的感染率5–15% (340 million – 1 billion)。 還有一個數字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 就是每一個感染的人會再感染多少人,一般流感是2-3,而H1N1在去年九月的估計是1.75(見維基),我也看過有文章說只有1.3的,不論哪一個也都遠低于一般流感與過去幾次新流感的數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