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鄭景耀先生再度留言:


謝謝先生百忙之中指導先祖父的詩 獲益良多 但或許是我們程度太差 有些您可能認為淺顯略過的部份 我們努力作功課仍有疑問 只好再次請教

余生在丙戌,汝生在己亥,蒹葭通襟分,蘿薜展春妍;
鸛鳴于垤下,馬瘖僕夫前,萍浮通南北,倏忽五十年;
虞翻老窮海,貊道笑金婚,只有依春蕪,何處問陌阡;

虞翻老窮海 貊道笑金婚
貊 我查過通“寞”。寂寞 維此王季,帝度其心,貊其德音。―《詩•大雅•皇矣》
可是貊道是什麼 貊道笑金婚又是什麼意思

試擬譯文 請指正 也謝謝幾位參與討論先生的指教
我生在丙戌年,妳生在己亥年,知道妳是住著不遠的佳麗,結成夫妻的緣份,像分開的衣服又合而為一;猶記得新婦時妳展露美麗如春的嬌妍;也曾在家苦苦盼望我遠遊回來,或像老馬般默默跟隨在我的前後,更如浮萍般隨我南北漂浮,轉眼已歷五十年;
看來或將如古人虞翻終老於窮海中,可笑金婚不就顯示我們所將隱沒的田間小道?現在只能托身幾許春意的破房子裡,就算有親友,恐怕也難問到住址吧!


答曰:


「貊道」不必拆解為「寞」之「道」。因為「貊道」另有可解之義。《孟子‧告子下》: 孟子曰:「子之道,貉(即貊)道也。萬室之國,一人陶,則可乎?」趙岐注:「 貊, 夷貊之人在荒者也。 貊在北方,其氣寒,不生五穀,無中國之禮,故可二十取一而足也。」所以,貊道指的是身處蠻漠荒野之地,且若依直解,或在極北之地。而所謂金婚,竟是五十年險阻分隔之兩處,堪為諷刺之笑矣!按令祖父生年推算,其兩地分隔之處境應另有所指,並非今人所常見之國共分裂所造成之兩岸懸隔,以時論之,應遠早於此。


至於全詩的翻譯,我所會意者與你大不同。不過,我並不準備析句解字地說明或反駁。


我覺得:在沒有親眼看到原稿之前,說甚麼都是猜的成分多。即使看到原稿、而不能確證此作之本事是否即出於作者之身世,也還是只能揣測,這對真實的生命經歷來說,恐或有不盡謙敬之處,所以我儘量少說。如果鄭先生能提供更清楚的原稿文跡,也能顧慮到維護先輩人生景況的情形下,歡迎再來商量。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藍溪
  • 折桂令

    陌道清風、笑金婚。 白髮成霜,子夜詩吟。 伴老開懷,兒孫繞膝,竟日微醺。 天成全、白頭共枕。 五十載、衾合襟分。瘖馬星塵,緊抱浮萍,迴首頻頻。


    亂世浮生、繫桃源。舉目村蕪,墜眼雲山。攜手扶肩,長途緩緩,篤篤彌堅。 天教憐、春妍靦腆。 五十載、偷換朱顏。詩盡燈殘,老矣書生,枉負留連。


    世道炎炎、任他先。人命戔戔,天意偏偏。 生既修緣,死求同穴,暗壁孤懸。 五十載、良辰繾綣。五十載、泉下無言。 莫若長眠,長眠若夢,夢醒漣漣,夢醒漣漣。
  • 藍溪
  • 天淨沙

    漂洋渡海瀛台。浮生枉盡詩才。阡陌難尋慢採。幾盤酒菜,老來有伴開懷。

    清明歷歷年年。風雨片片綿綿。往事沉煙點點。心香一線,去留墓草田田。


    憶江南

    夫妻早,掃墓趁清明。昔日同為掃墓者,今朝白骨亦其中。春盡草還生。


    夫妻好,伴老到公婆。夫唱妻隨嘲走調,粗茶淡飯翦油鍋。笑眼醉微酡。


    夫妻惱,弄假總成真。舌劍唇槍誰見躲,陳年往事帶頭噴。得理豈饒人。

    夫妻苦,老病幾時休。方慰傷風無礙事,血壓難降血糖憂。屋漏雨偏留。

    夫妻窘,財去本難逃。存款無多息又降,幾回舊賬最難銷。物價怕飆高。
  • 藍溪
  • 憶江南

    夫妻好,伴老到公婆。夫唱妻隨嘲走調,粗茶蛋飯作一鍋。笑眼醉微酡。


    夫妻惱,弄假總成真。舌劍唇槍誰見躲,陳年往事滿頭噴。得理豈饒人。

    夫妻苦,老病幾時休。方慰傷風無礙事,血壓不降血糖憂。屋漏雨偏留。

    夫妻窘,財去本難逃。存款無多息又降,幾回舊債更難銷。物價怕飆高。



    相見歡

    夫妻大夢難留。且休休。迴首笑談今後、豈多求。

    夜來睏。雙人枕。兩白頭。待到黃泉牽手、更悠悠。


    如夢令

    長路盡已多警。大夢到何須醒。攜手待前行,黃昏不勞相送。留夢。留夢。老病窮通天命。
  • 藍溪
  • 相見歡

    夫妻大夢難留。且休休。情重笑談今後、豈多求。
    夜來睏。雙人枕。兩白頭。待到黃泉牽手、更悠悠。


    佳人本在水之濱,結髮方知衣袖連;難忍雲煙斷信息,但求驛馬靠身邊;任誰鴻去各西東,緊伴萍浮由北南;阡陌難尋春味蕪,雙遊如見老來仙。
  • 藍溪
  • 相隨相伴五十年,笑道金婚近眼前;
    患難夫妻猶樂樂,老窮牽手更綿綿;
    何妨牛步且徐行,堪慰龍鍾尚比肩;
    兒輩滿堂無憾事,青山有伴草田田。
  • 難得一見
  • 鄭先生說「民國59年時先祖父母金婚寫下此詩」,那麼「馬瘖僕夫前」一句,就應該解釋為「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回到所思念者的身旁」。

    之後便是指夫妻一起的萍飄。「貊道」指臺灣。是時兩岸未通,末二句表達對家鄉的思念。
  • 難得一見
  • 余生在丙戌,汝生在己亥,蒹葭通襟分,蘿薜展春妍;
    鸛鳴于垤下,馬瘖僕夫前,萍浮通南北,倏忽五十年;
    虞翻老窮海,貊道笑金婚,只有依春蕪,何處問陌阡。


    這首詩應該是寫結婚後不久,作者即離開家鄉,50年間夫妻未曾相處,恐怕也是無從聞問消息。

    第三句,分讀仄聲,緣分、情分之謂。所為伊人,雖在水一方,但終能有同襟之緣分。

    第五句,出自詩經東山。東山詩是新婚男子隨軍東征三年後,返鄉時在路上所寫的作品。「鸛鳴于垤,婦嘆於室」之後,緊接著就是勉勵新婦打掃房子,因為「我征聿至」(我即將返抵家門)。這句表示了作者想家,也有回家的行動。

    第六句,出自詩經卷耳,「陟彼砠矣,我馬瘏矣,我僕痡矣,云何吁矣!」表達了返鄉路途的艱難,言外之意就是無法回家。

    於是七八句,作者南北萍飄,一隔50年。

    第九句,以虞翻自況。李白詩「地遠虞翻老,秋深宋玉悲。」

    第十句,大春的解釋是對的。「笑」有自嘲之意,意思是「我只能在這偏遠的地方,獨自一人,無奈的過著金婚紀念。」

    第十一句,春蕪即春草,這兒有「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與「離恨恰如春草」的意味。

    末句,陌阡,指家鄉的生活情景,更是指新婦的生活情況。
  • 藍溪
  • 『詩貴含蓄』,尤其當含有言外之意,或雙關(多關)之意時,就更顯得其更有趣味! 作者正是此中之高手無疑!試解之如下:

    1.『貊道笑金婚』,諧音為『莫道』笑金婚,有『別提了,妳我會心笑笑就好』!; 2. 荒徑,或諧音『寞道』、『陌道』,指五十年來去的人生路,曲曲折折,你我自知,終歸一笑; 3. 諧音『沒道』、『末道』,能慶金婚者最少都有七、八十歲,有『長路將盡』的味道; 4. 指依據西洋算法,因金婚習俗據說係源於西洋英國,而非中國傳統; 如同孟子所說言:二十取一的稅賦並非源於中原。
  • 鄭景耀
  • 承指導貊道之涵義,至為感激,因未備原件,造成您不便甚感抱歉,現將原文附上,仍請惠予賜教
    先祖父是民國38年與先祖母共同來台,先前在大陸萍浮南北,來台之後竟能聚首終老,與一些在大陸時原有美滿家庭,後來分隔兩地的故事,恰恰相反,人生聚散離合常是出人意料,先祖父母真是何其幸運,民國59年時先祖父母金婚寫下此詩,應是大時代的小小悲歌而已,先生維護先人之心意令人敬佩,特此致謝,這次研討此詩,子孫不但對家族源流有前所未有的認識,能對先祖父的心意多一點了解,真的很有意義,現將先人景況說明,能否請您再為我們解說一二。
    鄭玄融匯今文、古文經學,世稱“鄭學”,平生著作凡百餘萬言。講學書堂稱“通德堂”,亦稱“帶草堂”。帶草即書帶草,俗稱沿階草,學名麥冬草,葉質堅韌勝於他草。相傳鄭玄門下取以束書,故名。
    千百年來,鄭崇和鄭玄作為鄭氏家族的榮譽受到鄭氏後裔的敬仰和懷念。“書帶”“帶草”“履聲”也因此成為鄭氏族人紀念鄭崇和鄭玄的專用詞語。鄭氏族人所建房屋,廳堂都命名為“帶草堂”,並懸掛對聯與堂號相配襯,如“履聲趨殿貴,帶草植庭芳”“履聲垂世澤,帶草啟書香”“書院生帶草,帝廷識履聲”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