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中一教授來函轉大字張貼:


大春說的我都同意,我只不過指出 atmosphere 與 sphere 無關,並未及於氛圍一詞的中文意涵,氛圍當然與二維、三維無涉。所以我答的不是原始問題,而是大春答話中衍生出的旁支問題。

此外,大春每喜謔我以膠柱鼓瑟,我再認真一回吧。鼓瑟若膠柱,琴弦則無法振動,當然不能發聲。但是撐起琴弦的千斤,施予琴弦張力,是發聲的要件。千斤必須固定好,否則發聲音調不準,難免周郎時時顧曲。將千斤固定好的這種膠柱,就無傷雅趣,而是為雅趣所必究。

刻舟求劍的問題是在於只注意到劍落水當時和舟的相對位置,卻不注意到舟已經相對於周圍環境有了位移。如果舟並未運動,或是搬移回原初劍落水時的位置,刻舟求劍不但不是笑話,還是精確的做法。

考證必須詳析,不然大春也不須要遇到做作兩字就翻字典,眼鏡度數不斷加深了。

理路不同,我的歪打蠻纏,幸供一粲。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郭中一
  • 對不起,又忘了一段:
    為使雁柱能夠振動,不可以用膠黏合,但是為了使雁柱不移動,有時候會在雁柱底部上一層蟲膠,凝結後的蟲膠可以增加摩擦力。所以「膠柱鼓瑟」要看如何上膠,方知有無妨礙。
  • 郭中一
  • 又及:
     從琴瑟的雁柱(有時也稱碼子)到胡琴的碼子的構造,其實讓我們更能瞭解「膠柱鼓瑟」這句成語的意義。
     絃樂器的振動體是一維的,與空氣接觸面積小,所以將振動能量傳遞給空氣的效率就低,音量不足。古琴原本是無共振腔的,所以音量甚小,只堪自怡悅,或與三、五知音共賞。
     有了雁柱、碼子,才能夠將弦的振動傳達到共振腔,共振腔是二維的,跟空氣接觸面積大,能將原本的振動傳給空氣成為聲波達到我們的耳中。
     但是雁柱和碼子必須是能自由振動的,如果將雁柱、碼子膠合在振動腔上,弦的振動就無由經過雁柱、碼子傳遞到共振腔去了。所以「膠柱鼓瑟」不但行不通,而且還白費了裝置雁柱或碼子。
     雖則如此,雁柱或碼子必須固定位置,只能在平均位置附近往復振動,如果偏移了,弦的振動長度改變,就會走調。
     要能夠讓周郎不顧曲,妙處就在不能膠而卻要能定,所以通常雁柱的下方是不拋光、不上漆,保持粗糙狀態,以加大摩擦。
     多謝諸君相助追根究柢。
  • 郭中一
  • 多謝鬍子兄賜正。
    樂器發聲,需要振動體、施力(張力)、共振腔等幾個要素,胡琴上沒有那(千斤)一拉(琴碼)一頂,弦鬆弛了,即使拉弓施力,也作不得樂。
  • 鬍子
  • 關於中一先生、JJ君所提到的胡琴弦、頂著弦的東西等問題:胡琴上的千斤確實是拉著弦而非頂著弦,但JJ君說:胡琴上沒有頂著弦的東西,卻又不對了!胡琴上是有個頂著弦的東西,叫做琴碼(俗稱碼子),通常是用竹子結處的部位削製,位於琴筒蒙皮(通常是蛇皮)位置正中央。碼子上刻有兩個小溝槽,以便托住琴弦,否則胡琴是發不出聲音來的。初學者練琴怕吵人,就把碼子拿掉換成一小段筷子,音量就大減了,幾乎聽不見。若是甚麼支點都沒有,要如何發出聲音?
  • 藍溪
  • 潑水歌

    昨天我打你的門前過,看見毒蛇爬上坡;是誰拿水桶往門口潑,潑在你的新皮鞋兒上呀,路上的行人看個笑呵呵;我甚麼話兒也沒有說,只是瞇著眼睛望雲朵----------
  • 也是學中文的
  • 郭教授是該解釋一下,爲什麽從“溫柔敦厚詩教也”可開出駡人為豬咒人去死的大道理。我們爲人師表,應該注重言行,為青年學子表率。這個社會,不管是家暴,言暴,都已過甚。何忍火上加油?
  • 老中文系
  • 只要再無聊來無聊去97個貼子,就會洗掉波波事件的迴響榜首地位了。同志同學仍須努力。
  • 達人一派
  • 踢館派說:為何不罵張大春?
    護院派說:為何只罵張大春?
    煽火派說:張大春你好可憐,為什麼不也來罵?
    達人一派說:罵豬你嫌毒,罵人渣算不算厚道?
  • 實在看不下去
  • 喂喂喂,下面的下面的 Schwa,請搞清楚一下,是郭中一教授好嗎?張中一教授是誰呀?瞎成這樣聲音還很大呴?哇哩咧還說什麼景仰呢,你景仰的是誰呀?說話好像好聽就厚道了嗎?
  • 春迷
  • 张大师以后不要再参杂英文在文章里了啦!我看不懂啦。又有人说你写错。被骂成这样,好可怜喔。
  • Schwa
  • 小小在樓下對我的留文有意見,在此想回應一下.

    先說態度是否真誠的問題.在這裡留了些言,都是用Schwa這個稱號,而未用真實姓名,光就這點,說我不真誠就夠有道理了.與郭中一教授比起來,我以匿名方式在這裡寫些想法,不僅不真誠,更不光明磊落.但這既是網路部落格,就請容許我暫時隱在網後,再寫幾個字.

    想先問你一個問題,對於大春先生用"活豬會說人話"這樣的字眼去描述在餐廳裡吃飯,臨時被電視記者採訪,因而說食物口感不錯,並用手指比出V字形的"常民"這件事,你能否坦然接受?

    再換個方式來問,如果在網路部落格裡用這樣的字眼寫文章的人不是大春先生,而是另有其人,那麼你看了這樣的文字,會對這個人有什麼樣的評價?

    你如果回頭去把大春先生那篇文章再讀一次,也就是回答海軍男兒的那篇再細讀一下,你也許會發現,你在樓下回應我所用的字詞和語氣,在大春先生所謂的常民語境裡,正是他所說的詞窮失語現象的好例子.你在文後以"你很假"作為結尾,看在大春先生的眼裡,可能也會臆想你用這三個字有沒有什麼"潛語意".再把他用來形容那些陷於失語困境的常民所用的字眼,放在有什麼潛語意的人身上,你可以體會一下那人會有什麼感受嗎?

    我在大春先生的部落格留言,原本只希望這個社會,人人都能厚道些,不要如此尖嘴利舌地去看待所謂常民一些無傷大雅的言行.大春先生是有影響力的人,理當起個示範作用.

    我後來接續的留言,都是為了回應,不是刻意糾纏.我感到驚訝的,是連飽學如張中一教授者,都會為了維護大春先生而寫出這麼多辯解之辭.我也在大學教書,但資歷只有幾年,對於張教授的學問和文字根底,只有景仰的份,但既是討論問題,何妨就事論事,何需動不動就以學傲人,而對討論的事,也就是把某些常民現象以活豬名之是否妥切的問題未予正視?

    剛看了其他人的回文,竟發現大春先生回了一句話,以"好鞋不踩狗屎"來建議某人無需回應路人的留言.

    就套用張中一教授的話好了,台灣的確是個淺碟化的社會,而這個問題,在文學界也普遍存在著,才會驕養出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文人,就杖著有點才氣,能寫小說,就如此目中無人,說話下筆毫無禁忌.

    在前面問了你幾個問題,先別急著回嗆.如果你是春迷,你應該建議大春先生少用惡言惡話去挖苦人,因為遲早有一天他會罵到景仰他的人,最終也會罵到他自己.
  • ming
  • 中一

    容我再打一謎 唐突之處萬乞海涵

    若問同窗 己立立人 己達達人
  • 方開立
  • 》Curse of mercy???嘻嘻嘻。。《
    Lee,你嘻嘻我?我還來不及嘻嘻你呢。連這一句你都不懂嗎?偷偷去問你美國學術界的同行呀。
    還有,我不是張文的支持者,我根本不是支持者。
  • 路人
  • 我詞詘?我論高?初等邏輯過不了關?

    哈哈!我們不需要在此打 Chest Thumping 的混戰。It is a waste of my time too!

    你對”溫柔敦厚詩教也“的妙論已被我轉送同行相知,我們看看將來是誰貽笑大方。
  • 郭中一
  • ming老兄,承教。失禮,不知是何時同窗。
  • 張大春
  • 中一:ming的話厚道,我的話就是好鞋不踩臭狗屎。
  • ming
  • 中一

    言者諄諄 聽者邈邈 且由他去吧 正事多著呢
  • 郭中一
  • 不堪教,不堪教。
    方孝孺《李太白贊》:
    彼何小儒,氣餒如鬼,仰瞻英風,猶兔與鼠。斯文之雄,實以氣充,後有作者,尚視於公。

    在美數十年何足稱說?欺人沒留過美?留美數十年,敢問有何豐功偉業?諾貝爾獎得主狂妄者多矣,君見過幾何?不必論高,前後論說,初等邏輯都過不了關。既談詩經,牽絆留美、諾貝爾獎等無關議題,無非辭詘。
  • 路人
  • 郭君該解釋的是他對“溫柔敦厚詩教也”的曲解。不是發表演講出個書就成了權威了。我在美國學術界數十年,即使諾貝爾獎得主,也沒有像你這麽狂妄的。

    ”不知服善,以草根浮淺自矜,是另一癲狂現象。“罵到你自己了。
  • 郭中一
  • 路人君如果不懂如何讀詩經,我去年在上海圖書館講過,網路上不難查到。古書如何讀,是該好好學。

    失語症並非台灣現今淺碟化社會出現的唯一問題,不知服善,以草根浮淺自矜,是另一癲狂現象。直是不堪酬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