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秋迴響問曰:


有哪邊教人寫小說? 費用如何算? 老朱畫佛在哪看的到? 春網註冊怎收不到註冊信? 


答曰:我一點一點倒著答罷。


先說春網:我會立刻請教網管人員,從速辦理,若有令你覺得遲誤之處,先在這裡一鞠躬致歉。


老朱畫佛》收錄於一本我已經斷版多年的書中,此書日後或可能有機會重印,但是真不知要等到何時,是以我並不建議任何人懸念求之。


至於教小說一事,與教插花、教鋼琴、教心算、教圍棋、教烹飪、教柔道、甚至教作文、教書法、教繪畫……等一切補教行業所事者不同,凡立案之可教者,皆有認證、升等、考試、甄選等機制可以驗明其效。


除了大學院校之中的語文與文學相關科系普設「小說」或「現代小說」的課程廣為宣導此一行業之諸般普及性內容之外,截至目前為止,尚無任何考核制度得以驗證小說之「可教」──推而論之,我亦不認為(在一般的涵意之下)文學為「可教」,我更不主張這樣的事業得以電話報名、開塾設場而教之授之,有如此者,亦教授先生們迫於謀生之所需,勢有不得而已者也。


我自己參與多年文藝營活動,一向強調:報名學習者千萬不要誤會這種講學和討論形式能夠「教人成為寫者」。所以關於「哪邊教人寫小說」一問,我只能借用一本書的名字來答覆──錢鍾書夫人楊絳女士的「自問自答」,叫做《走到人生邊上》── 一旦我們感覺自己「走到人生邊上」,這一邊是人生、那一邊是絕境;回頭兩相照看,哪邊?你說!說得出來,真正生死以之的小說就浮現了。人生不需要「非如此不可」,小說恰有「非如此不可」的這個旨趣和理想。這樣孤立而獨獲,哪邊能教呢?


至於「費用如何算?」應該就是用你的人生去算罷?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ader
  • 傑克的詩是很讚
    不過不像新詩
    像「古詩」
  • 猖狷
  • 可教。藝術都可教,保證不賺錢,
    有賺錢免費,看要不要學。

    入學資格,如春大師所示,很絕對的,
    看要破敗頹唐到極點,還是風華無敵到不行,
    不然平凡無奇到極限,最難寫,寫好可能會出名。

    給方向了,就寫吧。春大師不好意思,
    您<城邦暴力團>真好看。
  • 秋
  • 秋兄弟:

    你亦用"秋" 我並無其他意見
    天下連本名同科之 亦是多多
    我聲明 只是避免別人之誤會 (我在中時 是故人怨)

    對書(唸作sia上調)詩書文章
    我之看法是 主要是必(念作愛)自己歡喜
    免管別人是不是欣賞 世間人真多 人人所愛無相同
  • 傑克
  • 樓下那個秋
    我把秋還給您用

    說實在的
    很多我嘗試的領域都稍稍有點場面
    唯讀文學這領域 讓人非常的氣餒
    最近投稿文建會的新詩比賽
    題目是聲音
    我寫了篇龍音

    半口吸氣五千年,一聲長嘆二五朝
    大禹治水水隆隆,河水狂暴淹半州
    嫘祖織衣聲唧唧,黎民穿衣歡心音
    周公作樂五音美,自此歌謠入詩經
    倉頡造字天雨粟,鬼夜哭嚎天地驚
    始皇長嘯大一統,車軌同道馬蕭蕭
    李斯篆文金石聲,張侯造紙火原燎
    半兩錢幣狂鑄造,鑄幣金錢聲不停
    唐詩五律加七絕,宋詞元曲音律美
    明朝開船下西洋,搖櫓天威西洋濱
    直至清朝外毛侮,龍威無語聲啞喑

    結果出爐沒上

    我把所有入選的新詩看一遍,我認為我是評審,這首詩應該可以上

    另篇投稿小說,也沒上,連佳作都沒

    所以我想找老師,可是呢!我後來想
    我也愛書法、樂器、武術、投資
    何必一定在文學上跟人一較高下?
    小說寫給愛看的人看就好,加上大春老師說的
    這種沒老師,所以想

    我是沒有寫出評審老師喜愛文章的天賦
    還是往別的地方玩樂比較實在。
  • 秋
  • 只是說明一弋 避免誤會
    彼秋非此秋

    在中時 我用"秋"之名 已經七八年
    亦有在此留言過
  • 陳南宗
  • 讀者:

    您大概誤解大春前輩的意思了。

    他所謂「生死以之」,斷非指小說的作品「主旨」,而是小說之所以為小說的寫作「態度」,那可能需要用自己的人生來琢磨體現,是以,對每一個真正創作小說的人來說,當然是「生死以之」的大事了。

    換句話說,即便小說題材是寫一個人的吃喝拉撒,在小說家的眼中,亦有醍醐味兒可尋的。
  • 讀者
  • 一直很納悶為何日本的小說如此蓬勃發展,想必作家的心態有很大的驅動力。深入做每一件事如此久,都必有所得,如果你願意點撥,願意引導都會是點燃這個產業的小小火花。可能不是立竿見影的回報,但播下種子後,總是心安,或許它有機會長成大樹,也算是對這個園地的小小回饋吧。

    如果宮部美幸是成長在台灣,想必她是很難成為一個作家。作品的多樣化才能滿足不同讀者的需求,所以不同的筆調,不同的生活書寫,或深或淺讀者皆有不同的感受。那需真正生死以之的主旨,才值得書寫。想不到老師的想法還蠻.....,一直以為你的想法應該是很有開創性的。
  • 秋
  • 這很讚ㄚ

    我投了幾次稿
    覺得

    你這回答還延伸出很多事情

    不過奇幻小說呢?

    也有人生邊的連結?
    好了,不鬧你了

    我認同你的說法

    所以不打算再投稿了
  • thurber
  • 用Google查《老朱畫佛》就查到了
  • 薇
  • 大春師﹐ 看您那兒耐著性子正經八百的回答﹐ 真是難為您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