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收書,大部分的內容────也就是節錄較少、露出較多的篇幅────登在今日(5月10日)刊出的聯副。


http://udn.com/NEWS/READING/X5/5587673.shtml


唯聯副所發表者有一段宜改為如下之文,命意方顯。


我反而覺得:這第一首和作已經非常清楚地把「歐梅」和「黃州」都賦予了兩層意義。在張文潛和黃山谷這一方面,「歐梅」確乎是指官妓,「黃州」、「淮南風月主」也確乎是指張文潛;但是在追懷逝者的另一個層次上,與二官妓同樣的姓氏(歐梅)所指涉者,仍須是「二公」,因為「黃州」,已經是東坡的代稱了──朱弁《曲洧舊聞》云:「東坡文章至黃州以後,人莫能及,唯黃魯直詩時可以抗衡。」只不過,將二公與二妓相提並論,「不可不令人捏兩手汗」,黃山谷之險峭如此。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郭中一
  • 前言誤之矣,錢鍾書選宋詩。
  • 郭中一
  • 過去錢鍾書選宋詞,對黃山谷點鐵成金一語,頗致譏誚。遂以為偷兒無大能。讀大春文,實暢胸懷。

    墨經中,「說在頓」句中「頓」字多解作「睹」。原來還是要公冶長君開眼,不睹不快!哈哈,歪解勿怪。
  • 張大春
  • 謝公冶長賞。跟讀墨子數篇,環中微澀!「說在頓,假必誖」~~~~
  • 公冶長
  • 大作今早已三讀。好文章!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早年的電影描述男女情愛的公式:孤室之内,男生往女生一靠,下一個鏡頭已是陽光的光線投照在嬌滴滴的玫瑰花上的滾動的露珠了。(最近在重聼羅大佑的經典名曲。)

    本文黃州到張耒而東坡,杜北韓南、昌黎而夢機,中間轉折,也是「一夜無話」?

    又,「不治他使」句,經郭中一兄指正後,以「使」為正,典出墨子經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