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天下錄


 


                一種壯懷能蘊藉


 


除了寫現代詩的一群小眾之外,我這一輩的人聽到「詩」這個字,大約都會流露出古今一律、軒輊不分的畏色,連忙搖頭,意思彷彿是說:這個咱來不了!在一般人連白話文都說不明白、寫不曉鬯的環境裡,現代詩帶著點不欲隨俗的孤僻,而古典詩則帶著更多不能入時的腐朽。


我常想說服一些語感敏銳的朋友同我一起寫寫古典詩,總不能如願。拒絕習詩、寫詩的人總覺得把弄文字過於做作──有大白話可以直說,何不直說了明白暢快?這不是今之不作詩的人獨有的見解,連古代極同情詩人的人也有這樣的態度。


令狐綯向唐宣宗薦舉李遠出任杭州父母官,宣宗說:「我聽說他寫過『常日唯消一局棋』的詩句,這樣的人可以擔任郡守嗎?」令狐綯說:「詩人的話,不能落實了看。」李遠後來還是在宣宗首肯之下上任了,但是令狐綯的話必需仔細分辨──難道詩人都是柏拉圖所謂「編織美麗謊言」是以該逐出理想國的騙子嗎?詩人之言不可落實,那麼「修辭立其誠」的話是教訓誰的呢?


有人呈送了一部詩集給張南軒過目──南軒即張栻,與朱熹、呂祖謙並世為南宋大儒,號為湖湘一脈宗師;他給了「此詩人之詩也,可惜不禁咀嚼。」的評語,接著還發表了一番閎論:「詩者,紀一時之實,只要據眼前實說。古詩皆是道當時實事。今人做詩,多愛裝造言語,只要鬥好,卻不思:一語不實便是欺;這上面欺,將何往不欺?」


難道詩非得直書胸臆聞見不可嗎?若是不能文如其人,即是欺心嗎?


身為一代詩人的皮日休縱論起比他早了快兩百年的宰相宋璟,說過這樣的話:「我一向尊敬宋璟之為宰相,總懷疑他是鐵石心腸,不懂得婉轉柔媚之語。等讀過他的〈梅花賦〉,才發覺他的心思也有清便富麗之處,一如南朝的徐陵、庾信。」這個觀察告訴我們:詩,除了「坐實」來看,還說不定恰恰是作者性格、脾性、情感的對立面,或者也可以這樣解釋:當我們肯面對自己性格裡闃暗的角落,便會發現詩也在那裡。


宋代名將韓琦有「軍中有一韓,西賊聞之心膽寒」的豪名傳世,但是卻寫出了這樣的一闋〈點絳唇〉:「病起懨懨,畫堂花謝添憔悴。亂紅飄砌,滴盡胭脂淚。惆悵前春,誰向花前醉?愁無際。武陵回睇,人遠波空翠。」司馬光作〈阮郎歸〉小詞,也有這樣讓人「驚豔」的句子:「漁舟容易入春山,仙家日月閑。綺窗紗幌映朱顏,相逢醉夢間。松露冷,海霞殷,匆匆整棹還。落花寂寂水潺潺,重尋此路難。


讓我們掩住作者的名字,先讀這麼一首〈小重山〉詞:「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作者赫然是岳飛。繆鉞的《靈溪詞說》裡有論岳飛詞絕句一首,是這麼寫的:「將軍佳作世爭傳,三十功名路八千。一種壯懷能蘊藉,諸君細讀〈小重山〉。


我常常想:古典詩之式微,不特是現代化社會裡的語文教育之窳陋不足以支應,更根柢的原因恐怕是我們實在不甘心、不習慣、甚至不敢於面對自己還有另一面幽微曲折的角落。然而,容或我們也可以反過來設想:一旦最不能浮現在生命表象裡的邃密之地得以墾之掘之蒔之藝之,即無腐朽。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ragebull
  • 五哥 先生大點名了柳 ~
    你前段班的 要振作一點啦! ^^
  • 沒開冷氣睡不著
  • TO:strike three
    城邦暴力團有30多萬字,我怕這個部落格會當機喔。覺得好看就去買一套收藏吧,這是對作家實質的鼓勵。或者圖書館也借得到。
    手邊沒錢的時候,我一向善用我家附近的圖書館,讀者可向圖書館推薦圖書,等推薦成功之後,買來的新書還能替你優先預約。
  • strike three
  • 張先生您好。城邦暴力團真的很好看,以前在中時連載看得欲罷不能,但來後沒能看完,不知道孫小六怎麼了。可否請張先生也放在blog連載?
  • 輕五
  • 此欄是我每週等的單元啊!真冷,提一下先!
  • 沒開冷氣睡不著
  • 我不太能寫古典詩,偶爾在奇摩知識+上寫幾副對聯,就被人罵到臭頭。
    光是平聲仄聲就讓人頭大。
    有人說要用國語標準四聲寫對聯;
    有人說一定要以古音為標準;
    還有人說你不知道國際性的楹聯創作比賽採用雙軌制(古聲與今聲均可用)嗎?還有人說你可以去看歷次東吳大學對聯徵文比賽呀!
    我頭很痛!!
  • 輕五
  • 岳忠武王生平小戰不算,共上貳拾捌篇奏捷,集子裏,拾柒存於奏疏,拾壹乃於公牘。疏中總稱「官軍」,謙稱臣岳飛,得敵輜重,數數明確,絕不敢貪贓攬功。自建炎三年(1129)「奏廣德捷狀」至紹興六年(1156)「申省宛亭捷狀」,三十餘載往來,奏捷之密,古今罕見,亦可知金國興兵之頻。

    飛孫岳珂克紹父岳霖志,上<籲天辨誣>洗刷祖父冤屈,著有《桯史》,卷九有<金陵無名詩>,記熙寧七年,安石罷相,江左大蝗。有無名子題詩「賞心亭」:「青苗免役兩妨農,天下嗷嗷怨相公,唯有蝗虫感恩德,又隨鈞旆過江東。」語體直白,但可紓民怨。

    岳珂說,王安石見了這詩不高興,當下教人抹了,遂成無名詩。我認為憑王安石的胸襟,見到如此打油詩,不會一般見識,真作得好的,不定王安石就要以詩還擊了。

    唐、宋間有「補蝗使」一職,防卵為先,偏巧世稱「姚宋」之姚崇,便任過此職。宋璟很支持姚崇抗蟲害,大聲疾呼,殺蝗乃護民,跟皇帝怠惰、蒼天降警沒絲毫干係。清人韓海在名相張九齡<張曲江公文集序>說:「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張九齡尚直。」可知宋璟剛阿,不在「平生去外飾,直道如不羈」的張九齡之下。他在開元十年閏五月任中書舍人內供奉(起詔敕、六品以上京官任職狀)時,因他最大引薦人、也是兵部尚書兼盛唐文壇宗主張說,江往朔方欽差巡邊,出現一次當代詩人大雲集,奉玄宗聖制和詩,知名如源乾矅、賀知章、崔日用等,其中一位便是宋璟。

    在此之前,姚崇參了張說一本,貶往相洲,張九齡也受牽連告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鐵石心腸的宋璟,沒涉及這場政爭。
  • 為有詩
  • 如此境地,非詩不可。
  • 祥
  • 很有見解的分析,是擲地有聲之作!究竟您對詩真有投入許多,包括讀書與寫作!
    現代人若不是中文系科班或多或少被引導(或是逼)著去做幾首古典詩,真難想像古典詩還能有人去寫!
    其實古典詩只要依照格律,再加上韻腳即能很快上手,若要意境高或更求內涵,多讀多做,多多參考前人經典之作,不難的,大家努力吧!(尤其是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