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收書,大部分的內容────也就是節錄較少、露出較多的篇幅────登在今日(5月10日)刊出的聯副。


http://udn.com/NEWS/READING/X5/5587673.shtml


唯聯副所發表者有一段宜改為如下之文,命意方顯。


我反而覺得:這第一首和作已經非常清楚地把「歐梅」和「黃州」都賦予了兩層意義。在張文潛和黃山谷這一方面,「歐梅」確乎是指官妓,「黃州」、「淮南風月主」也確乎是指張文潛;但是在追懷逝者的另一個層次上,與二官妓同樣的姓氏(歐梅)所指涉者,仍須是「二公」,因為「黃州」,已經是東坡的代稱了──朱弁《曲洧舊聞》云:「東坡文章至黃州以後,人莫能及,唯黃魯直詩時可以抗衡。」只不過,將二公與二妓相提並論,「不可不令人捏兩手汗」,黃山谷之險峭如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story 的頭像
istory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