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一見我兄貼文如下:


余生在丙戌,汝生在己亥,蒹葭通襟分,蘿薜展春妍;


鸛鳴于垤下,馬瘖僕夫前,萍浮通南北,倏忽五十年;


虞翻老窮海,貊道笑金婚,只有依春蕪,何處問陌阡。



這首詩應該是寫結婚後不久,作者即離開家鄉,50年間夫妻未曾相處,恐怕也是無從聞問消息。

第三句,分讀仄聲,緣分、情分之謂。所為伊人,雖在水一方,但終能有同襟之緣分。

第五句,出自詩經東山。東山詩是新婚男子隨軍東征三年後,返鄉時在路上所寫的作品。「鸛鳴于垤,婦嘆於室」之後,緊接著就是勉勵新婦打掃房子,因為「我征聿至」(我即將返抵家門)。這句表示了作者想家,也有回家的行動。

第六句,出自詩經卷耳,「陟彼砠矣,我馬瘏矣,我僕痡矣,云何吁矣!」表達了返鄉路途的艱難,言外之意就是無法回家。

於是七八句,作者南北萍飄,一隔50年。

第九句,以虞翻自況。李白詩「地遠虞翻老,秋深宋玉悲。」

第十句,大春的解釋是對的。「笑」有自嘲之意,意思是「我只能在這偏遠的地方,獨自一人,無奈的過著金婚紀念。」

第十一句,春蕪即春草,這兒有「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與「離恨恰如春草」的意味。

末句,陌阡,指家鄉的生活情景,更是指新婦的生活情況。


鄭先生說「民國59年時先祖父母金婚寫下此詩」,那麼「馬瘖僕夫前」一句,就應該解釋為「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回到所思念者的身旁」。

之後便是指夫妻一起的萍飄。「貊道」指臺灣。是時兩岸未通,末二句表達對家鄉的思念。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昔日綜橫書海助理
  • 大春大哥:您當年在三少四壯集中介紹了您祖父的一幅中堂 ,是劉學洵的字 其書寫如下:
    余身不在第一 必有先余而致之者也
    余智不在第一 必有先余而思之者也
    余運不在第一 必有先余而達之者也
    既無第一之想 即無第二之憾 即無第二之憾 更無末座之憂 我台視報名優退後 在台大新聞所念了書 又因為中年危機 又到國北師念了心理諮商學位 現在專門和障礙的朋友們一起工作 文欽敬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