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行,酬大春  二難


酷暑隨時至,平居感無賴。
欲靜氣浮動,出門日為害。
環山因塵暗,兩溪瘦如帶。
園草失顏色,暑毒興未艾。
不甘困楚囚,好友知我憂。
遙指天北際,勸作北歐遊。
七月桃源地,繁花駐鳴鷗。
途遠須及時,空老愧白頭。
聞言當我意,行李隨時備。
簽證纔幾日,避暑終得遂。
凌雲萬餘里,欣然展雙翅。
此行誠自勉,興懷且睹異。
丹麥歡樂國,福利世間極。
十四不為苛,孟軻當嘆息。
哥市有農神,驅子拓地利。
詭哉此神話,洵然亞后稷。
市廳廣場邊,安君坐觀天。
憂深雙眉鎖,慈顏猶憫憐。
孤女風雪夜,人魚碧海前。
我輩駐足立,攝衣仰先賢。
駕訪克倫坡,古礮立嵯峨。
戰雲昔緊密,松德今無波。
臨岸想臺海,猜忌久沉痾。
年華誰無限,好事恁地磨。
乘船止一宿,北登奧斯陸。
挪威秀麗地,生養維京族。
古艦已千年,御海如放牧。
角帽虯髯翁,今已止殺戮。
欣見人生園,石像二百尊。
悲歡皆如栩,靜躁猶可捫。
又見易君像,耿介氣長存。
操持知若彼,生涯始可論。
驅車復北行,入眼心俱驚。
如何山水軸,接連對我迎。
紅屋斜坡綠,雪嶺飛絹鳴。
日照深谷暖,木華水亦清。
近看芙蓉笑,手挼罌粟英。
鷗鳥因風舞,萬籟俱有聲。
幾日山中宿,絕塵身自輕。
況有雙槳舟,可載遺世情。
北上極圈內,一年一晝晦。
朝暉春分時,入秋金烏退。
百里不毛地,民生似無礙。
作息順帝則,知足處大塊。
南行入芬蘭,依舊海盜餐。
我非挑食者,奈何胃溢酸。
感彼沙米人,細嚼且自寬。
若以食物論,何處勝臺灣。
赫市我所愛,磐石大教堂。
赤銅盤繞頂,巨岩破為牆。
樸實無雕飾,頂柱採光良。
莊嚴人自靜,聖樂倍悠揚。
悠揚猶在耳,船入木島市。
漫步藍廳中,不禁想名士。
想見晚宴時,舉世同道喜。
但願臺灣人,來日與於是。
於是感困乏,日久戀舊巢。
此行既有獲,返鄉豈無聊。
況思家鄉味,暑氣任他燒。
趁夜撰此篇,持以酬知交。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張大春
  • 牛哥:斥人胡說者,不免八道人。你無須在意!
  • ragebull
  • 哎呀 把人家貴姓都打錯了 ~
    失敬 失敬 ...
  • ragebull
  • 今天被何吉諒先生罵偶胡說八道 ~
    想想應該罵得不假 
    我胡說八道的 難道還少了?
    倒是這人沒有接觸過
    於是就翻翻左上首"關於我"的作家簡介
    一看之下 真是驚為天人呀 ~
    比溥儒還來的稱頭 ~ 哈哈哈

    也順便看了JK 五哥 呼姐兒的自介 
    也都很有意思
    不枉在九八打混相識這麼些年!  

    繞回來一看 春先生更是一語中的 ~ 
    豪情! 花哈哈!

    犬馬兄 你的系統出錯看不到 .... ^^
  • ragebull
  • 難得爺有所不知呀 偶一向是葷素不忌
    鹹淡皆宜的說 眼下還待在美國 一時之間也去不了哪兒 不過 先生有什麼吩咐 偶可速有筋斗雲的 隨CALL隨應聲 :)

    眾家姐姐的 應該也都很好 大家都犯懒 ~
    老師不嚴 看來治本之道 還是應該打老師屁篤才是 哈哈!

    另外 ~ 上個月 厚顏同 春先生討了簽名版的富貴窯
    一口氣讀完了 說不得 也得盡點兒後輩的本份
    幫忙撿了些可能是排版的出入 還請先生定奪
    1.P8: 姑且念在你們不是首犯 縱你們一條生路 (啊 是我想錯了 原來是首從之別 而不是首犯累犯之異 是是是…是偶錯 ^,^)
    2.P46. 忽然那何樹根闖進百姓祠裡堂來 (是否應該是百姓祠堂裡來?)
    3.P139. 還粗聲厲氣地”間”陳瞎耗子 (問嗎?)
    4.P167. 隨即唰的聲猛可衝前撲下(“一聲”?)
    5.P211. 一抹七七四十九天 p325. 抹過九九八十一天 (.... 有稀釋齁)
    6.P319. “馬鬃山”卻總沒忘了跟眾鄉親 (是否應該為田貴民)

    春先生金筆 瀟灑大方
    隆情厚意 再在這兒謝過
  • 難得一見
  • 牛呀,怎麼近來不吃草,改吃豆腐了?

    昨天心血來潮,跑去news98網站,那環境不怎麼親切,但我還是填了註冊單,結果系統理都不理我,

    這裡又不好要大春開一欄讓我們純聊天,譬如想問你小孩幾歲了?還在美國嗎?還在ms嗎?二媽、忽忽、腿兒、五妹都好嗎?就都不好問了。
    幾年前向大春提及架站的事,也無後文,傷腦筋。
  • ragebull
  • 看完得驚呼: 難得 難得 ~
    去國懷鄉 玩耍不忘報國 真讀書人風骨也
    這不就是二難了嗎!

    哈哈 越來越囂張了呀 老師學長
    寫得醬行雲流水! 抱個先!
  • 難得一見
  • 謹代替二難謝謝林先生謬賞。
  • 林光能
  • 有元白風味,精彩好詩!但迴響欄的發表人是「難得一見」,但是這首詩的署名作者為「二難」,請問是同一位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