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鬍子留言指教:


頃在廣播中聽您說這“鯖”字讀作ㄐ一ㄥˋ(敬音),但我查不到此字作此讀音的來源,一般字書上均作ㄑ一ㄥ(青音),我也一直都這樣讀,不知其確謬?尚祈賜知ㄐ一ㄥˋ的讀音來歷,甚感!您提到五侯鯖---此處唸ㄓㄥ(一聲),但此係指烹調過的食物了,不是指生鮮的魚了,您意下如何?特此補充,敬祈指教。


 


答曰:


鬍子哥,你的問題裡提供的讀音和意義都是正確的。


現在輪到我苦惱了:我讀這個字一向讀ㄐㄧㄥ\──錯了!


若非你指出,到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錯了二、三十年,


奇怪的是我也從來沒有查過書。一定是打從一開始就自信太過之故。


在這裡特別向被我誤導過的讀者道歉(一頭汗!希望沒有多少人受害~~)


鯖:作魚解,即青魚,以色名,音「青」。


鯖:漢之婁護合五侯傳食奇味為「五侯鯖」與夫宋趙令畤所著之《侯鯖錄》則讀「蒸」。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秋
  • 二點意見
    若是照《正字通》講之 “俗呼烏鰡” , “鯖”甚有可能即是北京話講之”泥鰍”.
    另一弋 是大問題
    我看諸君, 遇到北京話讀音有問題之字, 即企翻康熙字典, 查韻書之標音 .
    問題是韻書是宋明時編之, 北京話之漢字讀音是滿人入關以後既發展出來之.
    北京話失去若干漢韻合聲母 ,亦增加若干漢語所無之韻合聲母.
    比如 “ㄓ”是漢語無之聲母, “ㄥ”是漢語無之韻 .
    遇到此科之韻合聲母 ,請問諸君, 是麥如何用韻書來定北京話之漢字讀音?
    比如”鯖”此字 《廣韻》《集韻》諸盈切《正韻》諸成切
    漢語之”盈””成”同韻, 所以拼出同音.
    但是北京話之”盈”是”ㄧㄥˊ”韻, “成”是”ㄥˊ”韻, 照韻書拼出來, 一弋是北京話無之”ㄓㄧㄥˊ” ,另一弋亦是北京話無之”ㄓㄥˊ” . 看來 只好將二聲改一聲 唸作”ㄓㄥ”.
    比此者較麻煩之例甚多, 比如”人”此字:
    “人”《唐韻》如鄰切《集韻》《韻會》《正韻》而鄰切,
  • 想當然耳
  • 又是一霽。太有趣了﹗
  • 雪霽
  • 附帶一提:
    上海菜中,稱「魚肝」為「魚肺」;「禿肺」的做法始見於清末民初的上海老正興菜館,用七、八斤重青魚的魚肝,經反復洗淨後,加上筍片、蔥薑和佐料炒成,重油、重醬、重色,不脫上海本幫菜特色。。
    此道菜「純」以魚肝做成,而上海菜中又稱「魚肝」為「魚肺」,故名「禿肺」;絕對不是用「魚鰓」做的。
  • 想當然耳
  • 大感謝﹗如雪初霽,明白了。
    'saba'的「個人臆測」尤其有意思。
  • 雪霽
  • 「鯖」這個字,在《康熙字典》裡是這樣解的:
    《廣韻》《集韻》諸盈切;《正韻》諸成切,併音征。煑魚煎肉曰「月正」(合成一字,左月右正)。或作鯖。
    《西京雜記》:「婁護遊五侯之門,每旦,五侯餽餉之,婁合所餉爲鯖,世稱五侯鯖。」
    《正字通》:「(鯖)形似鯇,靑色,卽靑魚。俗呼烏鰡,南人以作鮓。」
    《本草圖經》:「靑魚古作鯖字,所謂五侯之鮓是也。」
    又《集韻》親盈切,《正韻》七情切,併音淸。義同。

    東方出版社《國語辭典》P.1705釋「鯖」,讀如「青」:「魚名,喉鰾類,俗名『青魚』,背部青黑,腹部白色,棲江湖中,肉味鮮美。」
    另同頁另讀如「爭」:「珍鮮雜煮而成的食品,如漢時有五侯鯖。」
    日本漢字的「鯖」,平假名寫作「さば」(羅馬拼音為 Saba ),專指海洋中的鹹水魚「白腹鯖、日本鯖」(學名 Scomber japonicus),背部有不規則波浪曲線青紋,故名;與台灣南方澳所產「花腹鯖」(學名Scomber australasicus,俗呼做「花飛」或「花輝」),略有不同。
    見行政院漁業署漁業資訊網: http://www.fa.gov.tw/chnn/common_fish/fish_info.php?id=11&PHPSESSID=c51e0fd36c773764a0b429a4b57e186f
    或〈鯖魚小百科〉
    http://www.ctnet.com.tw/nan/page10-3.htm

    另五南圖書出版之《國語活用辭典》(周何主編)P.2177釋「鯖」:「形聲,從魚,青聲;魚名,青魚為鯖。」
    但在音義條下解作「一讀ㄑㄧㄥ」,魚名,即鮐魚,見「鮐」字。
    另一讀「ㄓㄥ」,釋作「魚和肉合燒的雜燴菜。」
    「鮐」字在同部辭典中第2175頁,「形聲,從魚,台聲;魚名,青魚為鮐。」該音義條下:「ㄊㄞˊ,魚名,即鯖魚,體呈紡錘型,青綠色,上部有深藍波狀條紋,是我國北方海產經濟魚類之一。」

    五南圖書出版之《國語活用辭典》解到此處,不免令人迷惑,以「鮐(海魚)」釋「鯖」,卻又言「青魚(淡水魚)為鯖」?
    東方出版社《國語辭典》P.1704釋「鮐」為「河豚的別名」。
    很顯然地,字典沒有發揮解惑功用,越注越亂!

    「青魚」為江浙一帶重要淡水魚。青魚(學名Mylopharyngodon piceus),屬於鯉科,又名青鯇、烏青、螺螄青、黑鯇、烏鯇、黑鯖、烏鯖、銅青、青棒、五侯青等,台灣稱此魚「烏溜」或「鰡仔」(與《正字通》所解近同)。中國四大家魚(青魚、草魚、鰱魚、鱅魚)之一,分佈在廣大淡水水系中。
    大春是山東人,或許不甚喜食淡水魚,故引浙江籍已故作家 高陽先生在《古今食事》P.032、033語:「鯇魚肉(上海名為草魚,七八斤者稱青魚)切成薄片,淋以上好麻油,隨醋魚(活殺沸水燙熟,渣汁上桌)上桌,名為「醋魚帶鬢」,以生魚片大小似鬢腳,故以為名。」
    高陽先生另在《胡雪巖》P.472提到:「酒店主人也識趣,從吊在湖水中的竹簍裡,撈起一條三斤重的青魚,別出心裁,捨棄從南宋傳下來的『醋溜』成法不用,仿照「老西兒」的吃法,做了碗解酒醒脾的醋椒魚湯,親自端了上來,說明是不收錢的『敬菜』。」
    《延陵劍》P.237:「魚麵」是拿活青魚燙熟,拆骨留肉,和在麵中揉透了,切成麵條;再下在好湯中混煮。

    另今人朱振藩在《食味萬千》P.137中提到:「蒸魚是翡翠水庫口『老徐的店』的絕活之一。其所選用者為青魚。清代名醫王士雄認為此魚『可膾、可脯、可醉,古人所謂「五侯鯖」即此。其頭尾烹鮮極美,腸臟亦肥鮮可口』,且常食能益氣養胃化溼,補血養肝明目。這回清蒸的部位為腹之中段,完全符合清初大吃家李漁「首重在鮮,次則及肥」的標準,經一番『緊火蒸之即熟』後,鮮肥迸出,腴滑至極。」

    袁枚《隨園食單‧須知單‧選用須知》:「炒魚片用青魚、季魚(鱖魚);做魚鬆用鯇魚、鯉魚。」
    另在《隨園食單‧水族有鱗單》條下有關「魚丸」、「魚片」做法,皆選用淡水魚類之青魚、白魚或鱖魚,如:「取青魚、季魚片,秋油郁之,加芡粉、蛋清,起油鍋炮炒,用小盤盛起,加蔥、椒、瓜薑,極多不過六兩,太多則火氣不透。」
    《正字通》:「似鯇,青色,即青魚,俗呼為青鰡,南人以作鮓。」

    其他如 高陽先生在另外幾部著作中提到的「川糟」(糟青魚加黃芽菜煮湯)、「禿肺」(青魚肺)、「捲菜」(青魚內臟),或是 唐魯孫先生在《中國吃》所提到上海老正興飯館的「白糟醃青魚」、「蒸青魚」,或是如上海人顧承甫《老上海飲食》提到的「本幫菜」中有關青魚的二十多種吃法,很顯然地,古今饕餮例將淡水魚種之「青魚」做美食,以其捕食遠較海魚為便而普遍。

    因此,個人臆測日文中的「鯖」(さば Saba)是日文漢字「假借」之用,與原本漢字所指「淡水魚」產之「青魚」有顯著不同。
    到了近代,「青魚」之「鯖」便與「さば Saba」之「鯖」,混用為一了。
  • 想當然耳
  • ptolemy, 鋁字國學考據若是撈什子,恐怕只存在於撈什子的想法中。
  • ㄚ季
  • 回秉一下,
    我家老爺也念ㄐㄧㄥ\....
    ^^!
  • ptolemy
  • 大春先生:
    綜合您提的資料,"鯖"字確可用來指"青魚",是中國四大家魚之一。現在"鯖魚"則指"青花魚",是海魚。只需在使用時分辨清楚就是了,一字而有多義者所在多是,好在青魚一物雖號稱四大家魚之一,現在也沒那麼受歡迎,鯖魚罐頭倒是便利商店均可見。
    關於"鋁"字的貼文,是我自己憑印象,比較記得"耜"字的意思,而記不得"鋁"字原義那一大堆撈什子,字形又有類似處,遂把兩者弄混了。之所以舉出"鋁"字為例說明現在通用意思與古義不同,是因為印象較特別。鋁金屬現代所發明,若非因鋁金屬而重新使用,則"鋁"字恐只存在國學考據之中了。
  • 張大春
  • 併答阿季與ptolemy 的指教:多謝兩位指點,尤其是阿季,很久沒來啦!還熬夜嗎?熬夜火氣大呀!
    由於一切追根究柢的行動原本出於我的無知,所以我本來沒有資格作解人,不應置喙。

    不過,對於兩位的回響,我有一點意見想補充。

    首先就文獻資料言,既有鯖魚讀音之辨,我昨天一下節目就順手查了查這字的意思,鯖魚是有不同的說法。一說是從李時珍《本草剛目‧鱗三‧青魚》一脈之說。如果要進一步解釋,則除了「以色名也」之外,還可以補充清人方文《品魚‧中品‧鯖》的說法:「鯖,即青魚,狀似鯇,而背青色。南方多以作魚生,古人所謂『五侯鯖』即此。」這個說法和阿季所貼的「魚魚魚」之「鱻」是相通的。但是「魚生」和今天的「生魚片」應有別,我記得向年說書時提到「做鮓」,是指將鮮魚用滾水或滾油瀝過,半生半熟蘸佐料食用,或更相近。但是應不違背「新鮮」的前提。

    以上這一路說的好像是河魚,也就是淡水魚。(出於徐珂之《清稗類鈔‧動物‧鯖》所謂:『鯖,身如原筒形,長二尺許,青黑色,鱗大,產於淡水,俗稱青魚。』)

    另一路的解釋應出於現代文獻。《漢語大辭典》於「鯖」字下第二解即指此為魚之一科,體成梭形而側扁,背青腹白,頭尖口大,鱗圓而細小,側體上部有深藍色波狀條紋,生活在海中────這就與前解非常不同了。

    我沒有知識可以仲裁孰是孰非,祇能並存兩解,也希望引得更多有識者指點。萬望勿以一書一得之見為壟斷,而遽稱它解為望文生義云然。

    至於ptolemy 所說的「鋁」,我想知道是不是「耜」(音ㄙ\)的誤寫?古代農具是有這一項,這個字是「耒」偏旁,右邊的字符亦非「呂」。

    金字邊的「鋁」古義更不是指農具,而是「鑢」字的別寫;意思是「錯(亦作『厝』,打磨之意)銅鐵」,揚雄《方言》有此:「燕齊磨鋁謂之希。」這裡的「鋁」音讀為「慮」,近代用此字表輕金屬之一種(aluminum)是六書之「假借」。

    「鋁」之本字「鑢」來源亦甚早,《詩‧大雅‧抑》「白圭之玷,尚可磨也」之句有鄭玄箋:「玉之缺尚可磨鑢而平。」故知:耜自耜,鋁自鋁,也不可相淆混。
  • 小陸
  • 大春先生:
    常聽您提到《漢語大辭典》,可我都google不到有書局在賣這部辭典,可否請您告知是何出版社?於何處購得?萬分感謝!小陸敬上
  • ptolemy
  • 大春先生:
    您在文中提到,鯖:作魚解,即青魚,以色名,音「青」。
    事實上,青魚是淡水魚,是中國四大家魚之ㄧ。白蛇傳故事裡的青蛇小青在早期傳說裡頭有一版本似乎即是青魚。
    鯖魚是海魚,又叫青花魚。也就是宜蘭鯖魚節推銷的鯖魚。
    青魚與鯖魚的區別,在維基百科裡特別提醒註明兩者有別。

    "ㄚ季"先生查出了 "鯖"字古時的一些其他解釋,一字而在異時異地有不同用法,例子亦所在多有。 "鯖"字現在主要用來指青花魚,或許也是古字新用的一個例子。就像"鋁"字,據說古字即有,現在用來指常用的一種輕金屬,與古義不同(意思忘了!與農耕有關?),這點我是憑印象寫的,或許不甚正確,大春先生當能舉出更多適當的例子。
    或者,您指鯖字一義為"青魚"也是有所本?只不知所本資料是確有依據認為"鯖"字可解作"青魚",抑或想當然耳地不察將青魚與青花魚混為一談?抑或以 "想當然耳臆測式的說文解字" 將鯖字拆成"魚+青"解釋,往往有那樣的"文字學家"。
    總之,"鯖"字或有一解為"青魚",但在現代"鯖魚"卻非"青魚";也就是說"鯖"不是"鯖魚"。唉,我自己說得也有點頭痛了!
  • ㄚ季
  • 害我也睡不著,邊聽廣播邊找字。

    只找到這麼一段
    網頁: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105051004783

    內文:
    《說文解字注》云“精”者今之“鯖”字。『魚魚魚』。.....引申為“凡物新者之稱”......, 自漢人始以“鮮”代替『魚魚魚』......,今則“鮮”行而『魚魚魚』廢矣。


    這是找到的資料:
    http://images.gg-art.com/g/g717cs3m.jpg


    所以應該不是ㄑㄧㄥ也不是ㄓㄥ或是ㄐㄧㄥ\,
    而可能是ㄐㄧ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