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友郭中一教授於郭倍誠貼子下發迴響一文不能成功,代為張掛:


取往聖的態度供諸君參考:


《論語‧述而》: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潔己以進的人,縱使過往聲名不好,孔夫子仍然接見。


《論語‧陽貨》: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


不以禮見的人,孔夫子不但不見,還要使他瞭解是故意不見。


《孟子‧告子》:教亦多術矣。予不屑之教誨也者,是亦教誨之而已矣。


孟子的態度就說得更明了,可以做孔夫子的註腳。

創作者介紹

張大春的部落格

i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f
  • "讓我們以簡單的邏輯推理 不能吃雞腿的原因是什麼? " 網友,您會不會在男(女)朋友家和其父母於非用餐時間在客廳一面談話一面吃雞腿? 您會不會在公司主管辦公室於非用餐時間一面談公事一面吃雞腿 ?
  • f
  • "讓我們以簡單的邏輯推理 不能吃雞腿的原因是什麼? " 網友,您會不會在男(女)朋友家和其父母於非用餐時間在客廳一面談話一面吃雞腿? 您會不會在公司主管辦公室於非用餐時間一面談公事一面吃雞腿 ?
  • 郭中一
  • 教育情勢如此,當然大人的責任比較大。因為他們握有資源,他們是始作俑者,他們本該更明白事理。但是,生命是年輕人自己的,別人糟蹋也就算了,自己還不愛惜,那還有什麼希望。
     我常對上課的孩子們說,年輕人應該是最有朝氣的,而且因為還沒有進入利害的糾葛,心思也最乾淨,應該掃除積習,為社會帶來清新的氣象。成年人本來就是社會中的既得利益階級,尤其許多中年人,排上踩下,只管自己,哪有什麼傳承。孩子們自己要警醒,找尋出路。
     但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對著打麻將、打電玩通宵,在課堂上沈沈入睡的孩子們,你只能慶幸,還好他們(或許)還沒有吸毒,不是最糟的了。
  • ragebull
  • "詢問他為何不記取前車之鑒,告以期中考也有學生沒被抓到的。聞之氣結。"

    這個是很經典的人性咩 也有大人的特別費比國務機要案例在前 不需要太生氣啦! ^,^

    我遇過的幾個印象深一點兒的教授
    遲交(差一分鐘也不行)分數一半
    缺漏一個CITATION ~ 報告零分 視為Plagiarism
    或者五十個當掉二十個的 所在多有
    嚴歸嚴 只要開學發的Syllabus講明就好
    (當然校方也要有"阿山鼻屎伯說的那兩個英文字母")
    不能出賣老師
  • ragebull
  • 指教誠不敢 發抒一些些個人淺見罷了

    顯而易見的 我真是不知教授們的疾苦 :)
    也沒預見現今台灣師長與學子們間的不對稱
    還以為雖然物換星移
    課堂內應該還是父慈子孝 一片祥和

    無怪乎對教育仍有熱誠的老師們要振臂疾呼
    要討伐雞腿 ~
    (我還是頑固的以為 雞腿背了黑鍋 ^^)

    溯諸本源 似乎學校經營者把學校搞成學店 + 家長不知進取 或許該負最大的責任? 苛責年輕 可以稍微浪費點兒生命的小朋友 效果有限! 好比舵手怪水手不好好搖槳 卻不思要艦長擘劃一個需要努力才能出頭的環境?

    如前所述 我想我一定有很多盲點 聽起來也很打高空
    不過 窮酸秀才就是得幹些這種清議時論的事兒 哈哈! 也感謝郭教授素來的賜教解惑
  • 郭中一
  • 回ragebull 君:
     
     多謝指教。

     我自己上課原來並不會禁止學生飲食,重點在學習態度,尤其上夜間部和社區大學的課。但是後來發現反而是最有餘裕進食的日間部學生飲食最頻繁,而且態度張狂。

     我曾經看著學生兩節課內吃下兩個便當、一盒甜點、一盒水果,然後呼呼大睡的。近年更常碰到的行為是女生每隔兩三分鐘照一次鏡子、撲個粉、捲假睫毛、塗口紅。各種亂象,不是久站講台的,難以想像。

     學生受到各種謬說浮見的影響,常常不自知錯誤,而振振有詞。他們會在學期末告訴你,他交了學費,即使沒來上過課,連課本都沒買,但是顧客永遠是對的,就該拿到學分。老師不從,即到各處訴願。近年來各校招生困難,校方多半要求老師放水,學校不成學校。

     敝校曾經發生大一學生集體找槍手代考期中考的,抓到記過後,期末考仍有數人找槍手代考。詢問他為何不記取前車之鑒,告以期中考也有學生沒被抓到的。聞之氣結。

     家長縱容、社會縱容,學校考量的是維持,老師孤身抵抗,若撐不住,只好讓滾滾洪流,四溢漫決。有家長讓孩子每月刷爆金卡,超過80萬的。我好言相勸,希望以孩子的不及格為警惕,好好教養。家長置之不理,動用關係,加以到處訴願,還揚言暴力相向。

     吃雞腿,不過是個比喻或象徵罷了。後面有許多的血淚故事。

     我最不反對的,其實是反叛的學生。因為他們注意聽課,纔會挑毛病、質疑權威。有時候學生的質疑,讓我能夠了解我略過的論點,得以藉此闡述說明,我至為感激。每屆最反叛的學生,幾乎都是最優秀的學生,最後也是最貼心的學生。但是,這樣的學生愈來愈少了。
  • ragebull
  • 呵呵 出於敬意 實在不願意郭教授為了後學隨口開的玩笑話而浪費時間! 能不能吃雞腿 實屬微末 懂不懂尊重 才是值得驗證規勸的 ~

    美國人如何 我們不須盡信 ~ 何況沒看過不表示不存在 對嗎? 我看過帶BABY的 開可樂的 在台灣也有教授在講台前邊抽菸 邊上哲學的 ~ 人人各有難處 只要打個照面 得到諒解 我覺得還好 可以接受! 也無關乎為學用心與否

    或許我天生反動 或者浪漫幼稚 ~ 我反而比較沒辦法接受來自權威的束縛 不可以這個 不可以那樣 ...
    這麼小的動作 都很可能有僵化思維模式的影響!
    再者 美國很多學生是入社會後有不足 回頭才又再入學的 誰比較權威資深 還沒有一定

    讓我們以簡單的邏輯推理 不能吃雞腿的原因是什麼?
    不尊重師長? 那有沒有可能既尊重師長 又可以吃到雞腿呢? ^^ 何來相悖乎?
  • 郭中一
  • 其實我在美國求學時,反倒沒有看過同學上課吃東西,台灣學生說是學美式作風,不知是那裡學的?
    我問過美國朋友,他告訴我美國人也有有家教和沒家教的。
  • ragebull
  • 我認為: 上課吃雞腿 要記得幫先生帶上一根! :)
  • 郭中一
  • 哈哈!
    阿堵物不能無!
  • 張大春
  • 中一:說到束脩,我想起來有個段子,出自《東軒筆錄‧卷九》,抄給你樂一樂。哈哈哈哈哈~~~

    楊安國,膠東經生也,累官至天章閣侍講,其為人訐激矯偽,言行鄙樸,動有可笑,每進講則雜以俚下鄽市之語,自扆坐至侍臣、中官見其舉止,已先發笑。一日侍仁宗,講至「一簞食,一瓢飲」,安國操東音曰:「顏回甚窮,但有一籮粟米飯,一葫蘆漿水。」又講「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安國遽啟曰:「官家,昔孔子教人,也須要錢。」仁宗哂之。翌日,遍賜講官,皆懇辭不拜,惟安國受之而已。
  • Barry
  • Hi 大春老師,

    Welcome back!

    謝謝郭中一教授.

    Barry
  • 秋
  • 郭中一教授:

    失禮 我只好失陪 無回應
    原因不在你

    張先生:

    請你將我所有之留言 在24小時後 全部刪除
    若是你欲瞭解我之個性 你可以問陳南宗
  • 秋
  • 無所謂

    你是欄主 有刪文大權 之弋 即任你

    只是 你貼 替你失禮行為辯解之言語
    但是遂心虛 無膽允准 對辯解理論之質疑

    請問 我之質疑 有任何一點無禮無理之處?

    勸你一點 將回應我之貼文 亦刪除
    較免留跡

    另外 亦請你將我在貴處 其他之留言 完全刪除
    我相信 雖然你有權刪 我對我之文章 意是有權決定去留
  • 郭中一
  • 我本欲採WILL 君之意,取瑟而歌,奈何不諳鼓瑟之法,只好再饒舌一回,過此不再。

    研究有經依經,有註疏依註疏,能有考古挖掘地下物尤佳。然而社會科學不比自然科學,不確定性較大,孔穎達去孔子數百年,總比你我近吧?殷墟文物出土前,對殷商的記載,我們也只能相信史記。否則不必論學矣。

    收了肉乾,孔子就教,孔子成了何人?現下教育市場化的思維與此殊無二致,將教學視為純粹商業行為了。束脩有禮,至漢太學尚存,並非如以物易物。「爾愛其束脩,我愛其禮」也。

    我一位也在大學任教的朋友說,即使教育市場化,也要知道知識有個價吧,開口便要,知識豈是輕易得來?馬一浮嘗云:「古言從學,為聞往教。」從師而不知師道,何從教起?

    再呼籲一次:上課不要吃雞腿、泡麵,網路上也一樣。
  • 張大春
  • 答樓下WILL:早安,歡迎!最近幾年我幾乎天天碰見你說的這種「理所當然先生」或「理所當然女士」。非常奇怪,好像瞬間湧入了大批外來種生物。

    至於網路過客之找熱鬧者,必有賞光此處的動機,這也是他人生的一點緣法,越說就攤開得越明白。
  • WILL
  • 曾經有研究所的學生寫論文,請我幫忙,協助找人填寫問卷,態度非常之理所當然,好像是我欠他的。我不像是幫忙,倒是替他做功課。
    至於秋,網路上多的是這種找人抬槓的傢伙,get a life,應該最適合秋的建議。
  • 郭中一
  • 《儀禮·士相見禮》疏:「孺悲欲見孔子,不由介紹,故孔子辭以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